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书籍 > 正文

华尔街传奇

 

 

 

九、Street Talk 街谈巷语

 

  在华尔街,

  每个人都想成为传奇性的人物,

  有些人藉着投资方面的功力而达到了这个目标,

  但也有人因为特异的行为而让人津津乐道。

 

  华尔街一直都是个狂野的地方,不仅在钱的方面不知节制,在人的行为方面也不知节制,后者更是恶名昭彰。不过,华尔街和以前不同,已经不再完全属于男人的地盘。在工作环境和社会风气都改变了以后,当初华尔街那种没事就有人喜欢恶作剧,或是四处泡马子的作风,已经明显地收敛了许多。在华尔街,男人的圈子固然依旧存在,但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风光了。

 

  大众情人

 

  梅成柯是纽约证券交易所资格最老的会员,他回想在20年代和30年代的时候,有时候在市场收盘以后,会带着同事回到宾州史葛兰屯这个地方。在那儿,当地的妓女会等着他们,很多同事每个星期四或星期五晚上,都会跑到这个黑漆漆、脏兮兮的煤矿城来寻欢。他们会告诉家里老婆说,有事必须到“水牛城”一趟,周六下午就会回来。

  后来的几年里,也发生过类似的状况,都是些好色之徒行为出轨的故事。 《掠夺者的游戏》 (2A‘只r06D20r75B6“)一书作者布鲁克(O)nnieBlNl太),就详实地记录了蓝伯特公司和客户在比佛利薇霞旅馆(Beverty WilshireHote)里的风流韵事。据说,他们的客户会和一群伴游小姐到这个旅馆的8号别馆来谈点生意,后来这个别馆因而声名大噪。在华尔街,客户服务向来是谈生意时很重要的一环。

  华尔街目前在这方面已经比过去要收敛许多,但偶尔还是会有一些韵事传出。现在之所以没像过去那么猖狂,或许是因为女性在华尔街的地位已经大幅提升,以至于男人的圈子也跟着历史渐渐地褪色。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市场的压力太大,工作量负荷不了,因此根本没什么时间去找乐子。不论如何,华尔街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肉欲横流了。

  话说在70年代初期,有个名叫孟唐浪(Willie入Iontana)的基金经理人,在业界表现优异,前途无量(这是个假名,真正的小孟要求不要让名字曝光)。他是个单身汉,一个人在曼哈顿过着舒服的日子。他小时候在美国靠南部一个偏僻的州长大,很多和他同属于早期“以自我为中心”(medec9de)年代的人,个个都是泡马子的高手。不过,小孟在泡马子这方面的表现并不突出。

  虽然如此,他对女生还是很感兴趣的。小孟回忆说,很多年以前,有天他接到了一通朋友打来的电话,邀请他去参加一个派对。去的人都是经纪商和交易商,这会是个典型的同业聚会。大伙儿在市场上辛苦地鏖战了一天以后,可以好好地轻松一下,聚在一起聊聊。

  但是,小孟到了那里以后,发现除了在市场上常见到的熟面孔以外,现场还来了不少漂亮的小扭儿,让他心里着实吃了一惊;不过,我们知道,金钱毕竞还是最强力的春药。

  过了一会儿,小孟在里头认识了一个女生,彼此谈得很开心。这个女郎长得十分标致,年纪又轻,她觉得小孟很有吸引力,讲话机智逗趣,而且态度斯文有礼。同样地,小孟也被她的风采给迷住了。小孟后来很骄傲地说,那天大家认识了几个小时,喝了些酒,也谈了一些话以后,年轻的小姐竟然主动开口问他愿不愿意陪她走回家,因为她担心时间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在纽约的街上可能会碰到坏人。小孟永远都是个有礼貌的男士,于是便答应陪她走回她住的公寓。当时,小孟心里很希望能说服她再和他见面,也许过几天可以一起出来吃个饭。

  没想到,这个迷人的金发美女请他进去喝点东西,而且在他还没完全搞清楚状况之前,小孟就成了入幕之宾,兴奋地成了征服对方的英雄。

  第二天上午,小孟觉得雄赶赳,气昂昂,很有男人的气概。他迈着大步走进办公室,连走路的样子都比平常高了几寸。这时候,邀请他参加那场风流派对的朋友,过来问他玩得开不开心。

  小孟说:“开玩笑,那场聚会简直太棒了。”

  朋友追问:“那你运气好不好?”

  小孟得意洋洋地回答:“非常好,那个小姐棒极了。”

  但他的朋友马上把气球戳破了。他告诉小孟:“你知道昨晚来参加派对的年轻女孩,每个都是在外头接客的小姐吗?每一个都是,都是我们花了钱叫来的。”

  从那天开始,小盂就成了喜欢泡马子的人了——喜欢泡一个马子,他还是比较喜欢这个样子。

 

  春色无边

 

  在华尔街,金融投资业者每天上午都会召开一次晨间会议,公司里的人都得参加,以便就交易和投资计划彼此沟通一下。在会议里,负责研究经济的人会分析政府最新公布的经济数据,并对未来的走向加以预测一番;投资策略分析师则就股市和债市的动向提出他们的意见;而交易商,则会特别针对某几档热门股的表现和操作策略,来相互讨论等等。每天举行的晨间会议,有时候气氛相当地热烈,大家七嘴八舌地交换意见,但有时候则无聊的要死,天下太平。这完全要看市场的状况来决定。

  有些时候,金融市场的交投状况会让人觉得有点枯燥,没什么生气,或甚至于无聊的要命。但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交易商还是会找到方法,来打破这种单调乏味的气氛。

  几年以前,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就发生了这么一个状况,而且还被余亭阁(ChDIieSelmati吧er)这位老兄在晨间会议的时候提出来报告。

  小余目前在意得福满公司(E.D。F.&M如)担任谷物商品分析师。这家公司在全世界都设有办公室,是家国际性的商品期货公司。小余是在1993年的秋天进入这家公司,他这人脾气有点暴躁,几乎是以芝加哥的办公室为家。他因为公开发表了一则市况分析报告,把他所观察的东西写在里头,而被史密斯巴尼公司给开除了!

  小余对实际状况的描述,后来让他连饭碗都丢了。他犯了严重的过错,由于晨间会议的分析报告会传到很多客户和经纪商的手里,因此这件丑闻传出去以后,大大地丢了史密斯巴尼公司和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脸。公司在小余的离职书上头,说他是“自愿离职”,他自己认为公司把他开除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他的写作风格过于松散,不够正经。

 

   晨间行情分析报告

 

  主题:玉米期贷

  报告人:佘亭阁

  时间:1993年8月,星期三

  基金又有动作了,再度进场抛售玉米多头和小麦空头的价差部位。技术分析师认为行情在12月很快就会再次测试1.06美元关卡,即期合约的市场需求仍然强劲。津巴布维(Zimbabwe)买进了标售的480单位,摩洛哥(M凹oooD)也已进场,台湾下周会跟着回场,还有一两个杂七杂八影响行情的因素。周末天气看起来温热,但冷锋应该会在下周二回来,因此打铁趁热,赶快把握买进机会吧。6—10天是正常的,可现货交割的库存量又减少了。芝加哥降了50万成为290万,西班牙特雷多(,I、01do)降了60万成为630万,因此价差仍在扩大。在9一12月价差消失之前,场内经纪人会笑不出来。农业部长希尔(Ca山HiUs)还未宣布任何政策。在政府对阳光之下所有的东西课征关税、把每个人都惹毛以前,目前还在透过高层协商,希望以外交方式解决问题。昨天未平仑部位减少850万口,如果你是技术分析师,那根据艾略特波浪理论来看,今天的突破走势是第“四”修正波的B型突破——管它是什么意思,以平常人的话来讲,意思是就12月价格回升到230以后,初步下跌走势就结束了。要回补空头部位的话,价位低一点再开始,高的话就卖掉。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谷物交易厅昨天下午有个群众集结的场面。几百个职员昨天傍晚离开办公室,聚集交易大厅观赏一幕精彩的表演。在17楼面对大厅的玻璃办公室里,一位瑞芙柯公司(Refm)的年轻女电话接线生,以及一位迄今不知道名字的黄豆期权经纪商(名片上的英文缩写是“ACT”),被发现在办公室里翻云覆雨。同时,交易所里很多清算公司的行政工作人员则好玩地帮两个人加油打气,那对男女显然是忘了把百叶窗拉下来。最奇特的是,那位经纪商今天没来上班,但年轻的小姐上午还是在交易大厅出现,继续工作。这件事成了交易厅里最大的话题,因此我认为值得在这里提一下,因为今天显然没什么其他的事可以说了。

 

  远离华尔街

 

  长久以来,盛传华尔街有非常多酒量很大的人。至少,有些人在回忆过去那段日子的时候,会这样来形容这个地方。我们要讲的,是“熊先生”的故事。熊先生是华尔街的老鸟了,早巳身经百战,同时,他也是曼哈顿南部最喜欢喝一杯的人物之一。交易商和经纪商们,个个都有一大堆故事,想让你知道他们过去如何尽情地享受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他们几乎天天都到附近的酒馆或是小酒吧报到,边喝着威士忌,边吹嘘今天在市场上有多大的收获,或是因为谈到华尔街更惨烈的战况而相对唉声叹气。就这样,他们在这里渡过了无数个夜晚。

  熊先生的故事是凯胜告诉我的。凯胜是华尔街资历相当深的人物,头发都斑白了。凯胜回想熊先生的故事。他说,有一天,熊先生白天在市场经过了猛烈的战局,晚上又在华尔街很受欢迎的酒馆里挨过了几巡,后来终于要往回家的路上走了。熊先生那天喝得有点过了头,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事实上,熊先生和很多华尔街的人一样,在喝酒的时候,偶尔都会“超前一点”,多喝那么几口。然而,多数时候,熊先生总是有办法回到家里,并且在第二天到办公室上班,但这次可不同。

  从华尔街到纽泽西州的小银镇(Uttle Si比r),这段路可不好走。很多在华尔街工作的人,都把这里当成睡觉打尖的地方。小银镇和很多纽泽西州的小镇一样,可以让华尔街的人在结束了忙碌的工作后,晚上有个舒服而安静的窝。

  熊先生每天下班后,都是搭火车回家。这是对的,因为很多时候,他的情况并不适合操控太过庞大的机械。

  这天,他摇摇晃晃地走到车站,口齿不清地问售票员:“下……一班到小银镇的火车在那里?”

  售票员答:“已经开走了。”

  他接着问:“那下……一班什么时候开?”

  售票员:“先生,是10点零7分。”

  他问:“那班车有附设酒吧的车厢吗?”

  售票员:“先生,没有。”

  他问:“那么哪一班有酒吧车厢?”

  售票员:“在2号月台那一班,但是……”

  话没听完,他就说:“谢了,老兄!”

  于是他开始东倒西歪地往月台那边走,活像只刚经过冬眠期的动物,脚步不稳,踉踉跄跄的。

  售票员赶紧说:“但是,先生,那班火车不是去纽泽西的。”

  没有回答。

  年轻的售票员一想到这位先生即将开始一段又长又难熬的旅程,于是紧张地大叫:“先生,那班火车不是要开往纽泽西的。”

  熊先生边爬上开往蒙特娄(L40ntreal)的火车,一连含糊地说:“管他的。”

  第二天上午,熊先生从加拿大打了通电话到办公室。

  他告诉同事说:“今天恐怕没办法赶来上班了。”

 

  保龄球俱乐部

 

  在我们听到的华尔街故事里,很多都和男人的床上功夫有关。事实上,交易商会很有兴趣把自己这方面的战绩告诉你,同时,如果别人的战功很突出的话,他们也会把这些故事说给你听。在华尔街,每个人都想成为传奇性的人物,有些人藉着投资方面的功力而达到了这个目标,但也有人因为特异的行为而让人津津乐道。

  就有这么一个故事,因为主角特别厚脸皮而引人注目。此外,这个故事也让我们看到了交易商那种灵敏的反应能力,如何在最危险的困境之中,让问题迎刃而解。

  这个故事有可能是华尔街的人故意捏造的,因为说这个故事的人拒绝透露这个交易商的名字。不过,这故事毕竟是由可靠的消息来源讲的,他们在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兴致可是很高的,因为它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有种的交易商,就是最好的交易商。

  老王的样子长得颇为痴肥(为了保护这个干坏事的人,我们用的是假名),就是那种可以在家里抱着电视看一整天的人。他在工作上的表现非常杰出,是个曾经得过奖的投资人,也是很成功的股票交易商。他的外表没什么吸引力,但他倒真是个有钱人。他在事业上的成就不仅让他拥有一个太太和几个小孩,而且在外面还有个姘头。

   对老王来讲,在市场以外最大胆的一项战绩,就是每个星期四的晚上去找他的姘头。他用了一招狡猾的诡计,才能长期瞒天过海,不被太太发现。

  为了固定维持和姘头之间的危险关系,他编造了一个故事,他告诉爱他而又不疑诈的太太说,纽约证券交易所刚成立了保龄球俱乐部,他很想加入。任何熟悉华尔街的人,听到这种说法马上就知道有问题。原因是,交易所的会员通常都不是会去打保龄球的那种人,他们通常比较喜欢高尚一点,水准高一点的东西。例如,喜欢运动的话,可能会去骑马,而喜欢动脑筋的话,则会玩玩桥牌。

  虽然如此,老王还是告诉太大,保龄球俱乐部打算每个礼拜四聚会一次,因此他每周都得出席。他还说,自己很高兴能参加这个俱乐部,能为证交所的新队伍多打倒几只球瓶。同时,他也假装很兴奋的样子,因为除了可以作点运动之外,还能多消耗一点热量,对他来讲,这是迫切需要的。

  他太太一听,心里感到非常开心。她想,这个笨家伙终于想作点运动了,否则每天晚上长时间坐在电视机前,惟一的动作就是用手把马铃薯片送到嘴里。她心里想,老王突然对运动发生兴趣后,整个生活圈也会扩大。于是,在兴高采烈之余,她跑去买了颗保龄球,并且在他生日那天送给他作为礼物。

  老王对这个新玩具显得很高兴的样子,他小心地接下了这份礼物,然后马上就把它往汽车后座一丢。他根本没把这颗16磅重的球从皮套子里拿出来过,甚至连看都没再看它一眼。

  从那时候开始,老王每个礼拜四晚上都会留在城里。他告诉太太说,晚上打了几局球之后,已经精疲力尽了,而且第二天一大早还得回曼哈顿上班,因此打完球后开车回家实在没有道理。他太太早就听说有些交易商平常都留在城里过夜,于是就接受了他的说词,没有任何猜疑。到了周五晚上,老王会回到家里来,但通常整个人都累得只能摊在那里不动。原因嘛,一方面是因为“保龄球之夜”的缘故,另方面也因为当天是华尔街一星期里最后的一个交易日。

  几个月之后,某个礼拜天的下午,由于没什么事,于是老王的太太就提议带孩子到附近的保龄球馆打打球,一家人出去玩玩。她说,家里的几个人可以组成一队,老王也可以趁机向孩子们露一手刚学来的运动技巧。她说,这应该会很好玩。

  老王高兴地接受了这个提议。于是,大伙儿找了一家保龄球馆,租了球鞋,然后每个人分配一个球,就这样一家人准备上场了。老王把太太送的生日礼物抱在手里,那颗球还整整齐齐地包在皮套子里,根本没有动过。当老王把球从套子里拿出来时,大吃一惊,因为他看了看球,发现这颗球竟然没有钻孔。

  身为一个交易商,不管外在环境多么诡谲,老王的脑袋早被训练得能够很快作出反应。于是,他马上就对这几个月来自己的打球方法作了解释,他说,由于每天都得用手写无数张股票买卖单,因此手指头都肿大了,没办法伸到保龄球的孔里。他说,当市场交投热络的时候,交易商其实和抄写员没什么两样。他硬彤出来的说词,听起来有道理。于是,老王一整天都在球馆里卖弄他的技巧,他用两只手抓著球,从胯下把球对着球道丢出去,然后,一个圆滚滚、上头没有指孔的保龄球,就直直地往前翻动,而且球球洗沟。

 10/11   首页 上一页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均线战法研究

下一篇:选股绝招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Powered by Gupiao8.com © 2014 粤ICP备050367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