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书籍 > 正文

华尔街传奇

 

十、Constellations and Calendar Quirkks 天文、星座和历法异象

 

  柯乐福对天文星象的偏好,

  已经让他在股票市场得到了立足点。

  他被认为是华尔街市场简讯和行情分析写得最好的人之一,

  他在行情的预测方面,

  一直都有不错的表现,

  但猜错的机率也一样大。

 

  不管是哪种市场的交易商,都可能是一群怪人。这些人当中,有些是以市场的实际状况为主要的交易根据,也就是说,他们只依据自己真的懂的观念来作交易。另外,也有人是用迷信的方式来作交易,像是在交易室里摆着密鹊鼠的那位老兄。还有人则是根据历法上的特异现象,以及天文星象方面的事件,或是各种神秘而奇怪的理论来主导他们的交易行为。

  不过,各式各样的作法虽然很多,但几乎没有一种作法可以保证永远赚钱。话虽如此,交易商永远都想在市场上取得优势。有个方法倒是可以得到这种优势,那就是看看身边那些交易商的行为,有没有年年不断重复的地方。毕竟,市场所反映的,也不过是在里头交易的人罢了,每年到了同样的时间,市场通常都会出现同样的状况,就这样一年又一年,不断地重复,再重复。

 

  黄道吉日

 

  在华尔街,几乎每个交易商都有自己一套战胜市场的方法。有些交易商会针对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因素好好地研究,他们会留意盈收报告、资产负债表、利率动向,以及其他各种可能会影响股票价格的因素。也有交易商是根据技术图形来判断行情。这些图形反映的,是股价过去的波动状况,技术分析师也会运用图形来预期大盘未来的表现,也就是根据过去的状况,来预测未来的走向。另外,还有一些交易商则是运用很复杂的计量和统计模型来作交易。最后,华尔街还有一批“天才”,他们用自己才看得懂的办法,来帮助他们决定交易决策。这些方法,包括用来测量市场动能的振荡指数、根据波动的时间和幅度所计算出来的速度线、甘氏角度线、根据时间推算出来的黄金螺旋率、艾略特波浪理论、或是各种能够反映市场动态的指标等。

  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一种人,就是柯乐福(从hCraqJord)这样的交易商。柯乐福平常撰写一些市场简讯和行情分析,而他所根据的,是各个行星的相对位置以及其他天文方面的现象。对某些人来讲,这实在是有够诡异的,但对柯乐福来说,日、月、星辰的动态,和金融市场的表现有相当的关联性,如果你懂得如何来观测星象的话,那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根据柯乐福对自己的描述,他小的时候就有一点早熟,而且对数字特别感兴趣。例如,他小时候为了好玩,会去找一些数字来算它们的平方根。有一天,小福在报纸上看到一整页满满的都是数字,觉得非常好奇,有人告诉他,那是股票价格,每天不是上涨就是下跌,更重要的是,也有人告诉他说,他可以根据股价每天的涨跌来赚钱。

  小福有点怀疑,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不用工作就可以赚到钱?”他马上就被这东西给迷住了(柯乐福后来发现,事实上,投资的艺术是需要做很多工作的)。

  于是,小福在12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注意股价走势了。后来,他很认真地研究股票市场,他读了伯鲁克所写的《我的故事》 (MyCkonSbry),也看了不少百万富豪的成功故事,例如《贝伦的故事》(7抽凡66阶5b咖‘),以及《如何从股市致富》(Ho彻JMdd6谷2000000jo比5ceAM6rA“)等。

  小福的脑袋总是想要向不可能的事情挑战,于是,他开始每天认真观察心里想投资的第一档股票。厄利基尼公司(从1吧henybrporation)是经济大萧条时代遗留下的铁路公司,营运状况不佳,近年来麻烦不断。小福把它过去的股价走势画成线图,并且留意它的波动,他看着它跌到7美元,接着反弹到10美元或ll美元,然后就一直维持在那里不动。他以当时还在发展初期的技术分析来看,这档股票应该是在筑底阶段,难备要强劲地向上突破。

  于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买股票,就是以每股11美元,买了厄利基尼公司的股票。不过,它却很快地跌到4美元。在华尔街常听人家说,如果你在11美元看上一档股票,那等到它跌至4美元的时候,你应该会爱死它了。因此,小福就在4美元的价位加码买进,后来,整整等了一年,这档股票还是没有大幅攀升,于是小福不想再玩下去了,他在11美元把所有的持股卖掉。这次交易虽然只赚到一点钱,但却让他一辈子都和股市结了不解之缘。

  几年以后,柯乐福念完了高中,接着就进了大学。不过,他在北卡罗莱纳大学没待多久,就决定掇学不念,到美林证券设在芮利市(R山5gh)的分公司工作去了。在那里,当报价行情条传进办公室的时候,他就把最新的股价写在黑板上,这份工作让他对股票投资的胃口又进一步加大。后来,他成了助理记账员,最后终于被调到美林证券设在纽约的公司。柯乐福是到了纽约之后,才真正学会了技术分析。他刚到的时候,是在费瑞尔(Rokrt FgDel)手下担任第一助理。费瑞尔这个人在华尔街是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人,他也是头几个让技术分析这个学问能在市场上受到尊重的人物之一。除了他以外,还有古尔德(EdsDoG01dd)和葛瑞福等人,都是华尔街最顶尖的技术分析师。

  就在他跟着费瑞尔用心地学习技术分析之际,1963年刊登在《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却引起了他相当大的兴趣,他这个人永远都对一大堆议题感到好奇。这篇文章介绍了一位名叫卫连思(Ehvidw111iaIns)的海军少校。长期以来,这位少校一直致力于研究华尔街和宇宙现象之间的关系,并且写了很多这方面的东西。这门学问被称为“金融占星学”(风nancialAstrology)。看了这篇文章之后不久,柯乐福又发现了一本在40年代发行的小册子,上头的标题是《股市预测》(Sbc是M金r6e2尸rdic2jon),作者是包睿理(DonddBrad幼)。根据这本小册子的说法,各种价值的变动,主要都是受到行星排列的分散程度所影响,而价值的变化,则又会影响到股市的表现。

  这个时候,柯乐福也同时对天文学和占星学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他买了一些书,里头把行星的位置往前回溯到1890年。后来,在他越来越熟悉股票市场过去的历史之后,他发现各种不同的行星位置和彼此的排列关系,经常会和某些市场特定的走势一致。例如,如果各行星之间的角度很平缓,不尖锐的话,股市的走势刚好都在那时候触及顶部。另外,如果出现日食或月食,而各行星之间又呈直角排列,则刚好都是股票市场出现巨幅震荡的时候。在发现了这些奇妙的现象之后,柯乐福便把严谨的技术分析和比较没那么科学的行星排列图形加在一起,而自成一套分析及预测行情的方法。

  有意思的是,柯乐福现在只观察某些天文现象和重要的市场波动看看两者在统计上面的相关性。换句话说,他不会公开宣称自己知道某些特定的天文现象,为什么会造成行情上涨或下跌的原因,他只知道这两种现象的确是有关联。也就是说,当他从星象的排列位置看到正面迹象之时,他就会进场买股票。相反地,当天文星象出现了坏兆头的时候,他就退场观望。

  虽然他不宣称自己知道天上的星象会对股市造成影响,但他认为另尔生(JohnH.NelsDn)所作的研究,最能够解释星象的变动和华尔街走势之间的因果关系。聂尔生的研究,试图要说明一件事,那就是我什可以根据行星位置的移动和彼此的排列形态,来正确地预估太阳黑子的活动。讲到这里,毫无疑问的,你的眼神势必要开始变得呆滞了,不过,暂时还不要睡着。

  有些星象专家猜测说,太阳黑子的活动,会对人类的行为构成影响,并导致一群人集体出现愉悦或焦虑的情绪。有人真的相信这一套访法,因为太阳黑子的活动,会干扰到地球磁场正常的电流,而地球大气层上头伪游离层遭到破坏的现象,或许真的会让群众出现一块儿大喜或大悲的情况。这种集体愉悦或绝望的情绪,经常出现在金融市场。

  不论如何,柯乐福对天文星象的偏好,已经让他在股票市场得到了立足点。他被认为是华尔街市场简讯和行情分析写得最好的人之一,他在行情的预测方面,一直都有不错的表现,但猜错的机率也一样大。不过,当他预测正确的时候,他会是非常非常的正确,我们从下一个故事里,就知道他的厉害。

 

  举头三尺有神明

 

  在1987年发生的“和谐交会”(hanMc)mc咖Lve2哪Rg),让华尔街遭到了天大的打击。这次和谐的交会是人们等待已久的一种奇异的天文现象。当该现象发生时,太阳系的九大行星当中,有5个星球彼此之间的相对位置,将会是800年来最紧密的一次。不论是否巧合,美国股市也在1987年8月25日创下了当时的历史新高2722点。然而,道·琼斯工业指数在刷新纪录之后,却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当中重挫达1000点。在1987年10月19日,整个惨跌之势达到了顶点,当天道·琼斯工业指数狂泄508点,这就是华尔街现在所说的黑色星期一。在天文上众所期待的和谐交会现象,很奇怪地,刚好碰上了华尔街沉浸于欢欣气氛,集体情绪升达高潮的时候,而这种飞上了天的幸福感觉,刚好在和谐交会发生的时候达到了顶峰。这种现象,就像米基·洛克(Mckey Rourke)在《快餐车》(D2”“)这部电影里所说的话一样,“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柯乐福记得,在1987年8月24日那天,太阳、月亮、水星、金星、以及火星,相对于木星的位置来讲,刚好是处于“三分之一调和三角形”的位置。这些星球相互会合的角度,是800年以来最紧密的一次。柯乐福认为,或许还不止800年而已,根据他制作的星象图来看,这几个球体的排列位置,彼此都在5一10度之内,而这种现象大约每隔396年才会出现一次。

  但在1987年,这5个星球的相对位置还不到2 1/4度,这么紧密的会合是相当不寻常的。全世界的人都聚集在一起,等着看这个现象发生。从美国加州到加尔各答,各地方都以当地特殊的仪式来迎接这个千年难得一见的现象。地球上的生物和宇宙发生了交会,这段期间,人们集体沉醉在一股受到感召的幸福感觉里。

  这时候,华尔街的欢乐气息刚好也达到高点。柯乐福把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的投资工具全用上之后,发现和谐交会的时间,代表了股市触及顶部的时候。于是,在1987年8月10日那天,他在《场外市场每日快报》(TA‘OT—CJMm6Z)这份简讯上,发表了一篇市场行情预测,把他对市况即将转空的看法,很简单地写在里头。他除了建议投资人在股市即将崩溃之前赶紧离场以外,也要他们买国库券、黄金、以及股价指数期权的卖权,当股市下挫之时,这种期权合约的价值会上扬。他预测,在和谐交会来临时,股市将会触顶,并且会在该现象之后不久崩溃。后来的情况果真是如此,在10月19日那天,股市便遭逢有史以来最惨重的一次挫折。

  其实,要预测这些事情很简单,你只要抬头看看天上,就知道了。

 

  选举行情的迷思

 

  交易商喜欢百分之百确定的事情,在华尔街这是千真万确的。百分之百确定能赚到钱,而且一点风险都没有,全世界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为了做到这点,市场的参与者和观察家们,个个都认真地对走势的模式加以研究。从盘古开天开始,人类的历史似乎都在不断重复。交易商便根据行情的表现,看看在每年固定的期间里,股市会不会有相同的表现结果,他们发现果真是如此。于是,华尔街便产生了不少市场谚语,并且一直传了下来。根据老祖宗的说法,市场在每年特定的时间,会出现特定的走法,过去是如此,以后也是一样。例如,“在犹太新年卖出,在赎罪日买进”,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市场会在每年的9月出现卖压,然后会在华尔街人人闻之丧胆的10月触底反弹。另外,交易商也听过所谓的“夏季行情”,或是“圣诞行情”。也有人说市场有“一月指标”、“元月效应”,以及“选举行情”等。这些人认为,市场过去在这些期间似乎都有特定的走势、因此未来应该也会照样发生。

  贺胥(Ydel5rxll)是《股票交易商年鉴》 (7论5ceA 71rdJd9r’fAZm6926c)的发行人,他也是头一个把市场在哪些时候会出现哪些状况编录出来,并因而建立了名号的人物之一。贺胥目前人住在新泽西州,是个专研市场历史的人。他这辈子可以说都在研究市场的波动模式,他把股市重复出现的波动模式和循环找出来,并且作成纪录。

  最早发现所谓“总统选举行情”的人,就是贺胥。简单来讲,总统选举行情就是股市通常会在新总统就任之后的第二年遇到麻烦,当然,不是百分之百都是如此,但的确经常出现这样的现象。理由很简单,多数总统都希望获选连任,而要达到这个目标,通常会有人建议他们在任期刚开始的时候,就先推动比较不受民众欢迎的经济政策。大部分的情况下,新当选的总统为了要在接近下一次选举的时候,能实施减税措施,刺激消费,或让利率下降,通常会在就任不久先调高税率,削减政府支出,让联邦储备理事会把利率调高一些,或甚至于忍受一段经济衰退期。也就是说,在任期开始时,先硬着头皮把苦药吞下去,以后才能放手实施既受到民众欢迎,又能刺激经济景气的政策。

  根据贺胥对市场历史的研究,新总统就任后的第二年,是行情表现最差的一年。不过,他也发现,最后一个数字是5的年份,也就是总统任期接近中期的时候,通常是非常适合投资股市的年份,而如果最后一个数字是5,而且又碰到国会改选的话,那情况就更好了(对了,1995年就是这样的一年)。

  我们拿最近的历史来当例子,看看这样的说法有没有道理。

  1994年是克林顿总统(C1inton)初次当选后的第二年。那一年,多档股票的行情接连遭到冲击。克林顿为了抑制联邦政府的预算赤字,而实施了调节税率和削减政府支出的措施,而这些就任初期的政策,在那一年就动手了。此外,克林顿提出的医疗改革计划,也在政治上遇到强烈的阻力,投资人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因而使得健康保险和医药类股的表现惨不忍睹,一路到1994年底都没有起色。整个来看,该年股价的平均表现,大概比年中最高的水准跌了30%左右,刚好符合传统上对空头走势的定义,就连一向表现顽强的道·琼斯工业指数,最低也曾经跌了将近10%(不过,道。琼斯指数在年终之前,差不多又拉回到平盘的水准)。

  1995年的情况则刚好相反,股价在年初就大幅飘高,并且接着创下了历史的高点。在6月底时,道·琼斯工业指数上扬幅度将近19%,在短短的6个月内就有如此耀眼的表现,再度证实了市场的循环的确是会重复出现的。

  刚好,有个名叫戴伟世(NedDavis)的人,把股市在不同政党主政下的走势,制成了一张图表。戴伟世是个认真研究股票市场的人,他先把两个政党分别掌控行政和立法部门的各种组合列出来,然后看看股市在这些组合之下会有什么样的表现。有趣的是,对股市来说,最糟糕的组合包括了民主党的总统和共和党的国会,而这正是美国目前的状况。不过,目前还不能从这一点看出什么名堂。虽然现在共和党控制了国会,而总统是个民主党员,但股市在1995年的表现还是不错。

  目前倒是有个问题,还没有人想得到答案,那就是,如果是由第三党的候选人入主白宫,另外两党当中的一个取得了国会主导权,那股市的表现又会如何?谁知道,或许华尔街很快就得根据这种新的政治版图来交易了。

 

  假期效应

 

  对一般大众来讲,假期是充满欢乐气息的日子,对华尔街而言,也是如此。在假期快到的时候,市场就会显得特别有劲。这一点也不意外,有那么多天可以庆祝,喜欢的话还可以喝得酩酊大醉,要不然什么都不做,好好地休息一下也行。这种兴高采烈的气氛,经常会让股票交易商也感染到那种欢欣的情绪。

  因此,在假期即将来临之前,华尔街整体也都快活了起来。

  麦金利(J山n McGlnIey)就是一个懂得如何利用假期的人。他是华尔街的技术分析师,但也长期观察市场于某些特殊的日期所可能出现的走势。他的师父是梅若尔(Anhur MLeITill)。梅若尔曾经发现过很多股市走势的模式,都和假期有关。不过,现在接棒的人是麦金利,由他来当掌门人。另外还有一个掌门人,就是贺胥,他也一直在观察股市在假期出现的动态。贺胥认为,在假期即将来临的前几天,股市的确是有上扬的倾向。

  如果你想知道假期因素为什么那么重要,值得注意的话,不妨看看这个数据:在一整年里,股价在任何一天收高的比例是52%,但在重要假期的前几天,股市收红的比例则上升到68%。从统计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差距是不能忽视的。因此,如果你知道一点市场的历史,而在假期来临的前几天不赚点钱的话,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我们就拿劳工节来当例子。从本世纪以来,股票市场在劳工节的前一天收高的比例,高达79%。再看看7月4日国庆日,情况也是那么诱人,从本世纪稍早算起的话,股市在7月4日的前一天收高的比例为72%。

  或许有人觉得在放周末长假之前,股市应该会走低,因为大部分交易商都不喜欢把持股部位放那么久不去管它。不过,实际的情况并非如此,几乎任何假期的前一天,股价上扬的机会都比下跌的机会来得大。

  我们暂时换个年历的算法,看看别种历法是不是也有奇妙之处。如果我们用的是犹太历,就会发现市场在犹太人的新年和赎罪日附近,震荡的幅度会特别大。事实上,华尔街有句前辈留下来的话,就是“在犹太新年的时候卖,在赎罪日的时候买。”犹太新年通常都是落在西洋新历的9月,说巧不巧,根据贺胥的《股票交易商年鉴》来看,9月刚好是一年当中股市表现最差的月份,另外,犹太教的赎罪日通常是在10月份,也就是股市最常变成杀戮战场,每个人听了都会不寒而栗的月份。虽然股市在10月莫明其妙大跌的机率很吓人,但股价通常也会在这个月份触底反弹,这也是为什么应该“在犹太新年卖,在赎罪日买!”

  现在,我们再回到西洋历,看看一年即将结束时的状况又是如何。以过去的历史来看,一整年当中,最后的3个月通常是投资人最好的进场时机。麦金利指出,如果投资人在10月份股价下挫时跳进去买,那么这笔投资的报酬率,一般来讲都是很不错的。长期来讲,从10月开始到次年的1月为止,股市的走势一向都特别地强劲,即使在华尔街这种地方,一个人在穷途潦倒之后,还是可能会有人伸出援手的。

  但是,等一下,还没结束!年底的时候,还有个圣诞行情,而且几乎每年都有,就在圣诞老公公来的时候,市场出现涨势的比例是很高的,这可以从统计资料上得到证明。在过去35年里,股市在圣诞节之前两个星期上涨的情况,差不多出现了30次,这可比在袜子里收到一大块煤球要好得多!

  在1月1日新的年度开始之后,也有一些重要的现象值得留意,第一个是所谓的“一月指标”(JanuaryRv()nleter)。意思是说,就股价而言,“如果一月的表现好,那么一整年都会好。”假如股市在一月份出现了强劲走势,那么通常这一整年的表现都不差。至少,以本世纪来讲,如果1月份出现了多头行情,那么大多数的情况都是如此。

  另外,别忘了还有“元月效应”要注意。这个现象是说,从12月的第二个星期开始,到次年1月的第二个星期为止,小型股的表现都会比大型股来得好。

  如果这些有关历法的把戏仍然没办法帮你在股市赚钱的话,不妨用射飞镖的方式,对准月历丢过去,看看射中的是哪一天,就在那一天买股票吧。有一群学院派的人士认为,用随机漫步的方式投资股票,会比任何其他的方法更能为你带来好的结果。对了,在你作完了投资以后,利用5月的时候去休个假吧,那是一整年当中,股市表现第三差的月份。

 

  美式足球超级杯决赛

 

  在了解了华尔街在哪些时候会出现哪些奇妙的走势之后,我们再来看看全世界最奇特的股市指标,也就是美式足球超级杯理论(SuprB01吁11门L1鼠)2y)。

  超级杯决赛和股市走势到底有什么关系?正确的回答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不论什么时候,超级杯理论在预测方面的纪录,都是全世界所有的市场指标里最好的一个。

  这个理论是这样的,如果代表国家足球联盟(Nat沁肋t万、MtbaIllj昭ue,NFL)的球队,在1月份的超级杯决赛中获得胜利的话,那么股市在那一年就会有不错的表现,如果超级杯决赛是由代表美国足球联盟(AmericanFootl)atllj明ue,AFL)的球队获胜。那么股市在该年可能就不会有好日子过了。从两大联盟于1967年开始打超级杯以来,根据这个理论所预测出来的股市动向,正确的比率高达86%。

  在1967年和1968年,由蓝波弟(Vincel4)mbardi)领军的绿湾包装者队(G1rg3nhy Packers),都是以悬殊的比数痛宰了美国足球联盟的对手。这两支球队分别是堪萨斯酋长队(I(肌哪CityChiefs)和奥克兰海盗队(Oakland肋iden)。该队的胜利,等于是保证当年的股市将是意气风发的一年。的确,在60年代的后期,也就是讲求高风险高报酬的年代,股价的表现是十分飙悍的。

  但在1969年时,由“百老汇乔伊”挂帅的纽约喷射机队(NewYorkJ.ets),以初生之犊不畏虎之姿,击垮了传奇人物尤达司(JohnnyUnitas)率领的巴尔的摩野马队(BdtimoreC01ts)。1969年也是华尔街后来接连受到空头肆虐之前,股价上扬的最后一年。同时,1969年也是接下来的几年当中,最后一次由国家联盟代表队夺得超级杯宝座的一年。从那时候开始,超级杯理论就几乎没有出现过什么误差。这段期间只有几次例外发生,但纯粹从一致性来看的话,这么准确的纪录是没人比得上的。

  很明显地,所谓的超级杯理论,是经济学家们口头上常说的“错误因果谬误”。意思是说,这些事件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相关的,但实际上彼此的关联性很小,或甚至根本没有关联。而这样的现象,也很清楚地显示出经济学家们多么喜欢用高深难懂的名词,来解释很简单的事情。老天爷,这只不过是纯属巧合罢了!

  这里要提一个超级杯理论的变通用法。柯乐福是个股市分析师,平常喜欢运用技术分析和天文星象学来预测市场动向。他也用了超级杯理论这套东西,但用的方法十分独特。

  柯乐福运用技术分析和天文现象来分析市场行情之后,就根据分析的结果来进场操作。然后,他会相对地赌一下超级杯决赛的结果:如果他预期股市会上扬,那么他就赌国家联盟的代表队会赢得超级杯,管他是哪一队出线。而如果他认为股市会下跌,那他就赌美国联盟的代表队会赢,谁说玩股票和赌博不一样呢?

 

 

 11/11   首页 上一页 9 10 11

上一篇:均线战法研究

下一篇:选股绝招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Powered by Gupiao8.com © 2014 粤ICP备050367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