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书籍 > 正文

华尔街传奇

 

五、Women on Wall Street 华尔街的女人

 

  对女人来讲, 

  市场里头的日子可是不好应付的。 

  问题不只出在那些猥亵下流的笑话, 

  或是轻浮挑逗的举止而已, 

  身为女人, 

  为了想在这个最古老的男人世界里取得一席之地, 

  就得远比男人工作得更认真才行。 

 

  打从盘古开天以来,华尔街几乎就是女人的禁地。纽约的金融区等于是男人专属的天下,一直到了70年代,华尔街才开始看到女人慢慢地冒出头来。 

  今天,大多数华尔街的女性金融职业者都会告诉你,客户根本就不会管你的肤色是不是绿的,眼睛是不是蓝的,或是不是从另一个星球来的。重要的是你的表现绩效到底好不好。话虽如此,但情况可不是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过去有好长的一段期间,华尔街根本就不聘用女性。如果女人选择到金融业工作的话,要不就得忍受无数的羞辱,要不就是工作的时间要比男同事长得多,辛苦得多,而且还得被迫接受男人们关起门来在背后指指点点的心态。 

  特别是交易大厅,更是男人味最浓的一个竞技场。不过,有个女人还是成功地挑战了这个男人操控的世界,她就是人称华尔街女皇的席菠德(MurielSlebert)。她是头一个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拥有会员席位的女人。这个资本主义的殿堂过去完全是由男人主导,但她在交易厅争取到这样的地位后,便永远改变了这个世界。 

  席菠德是华尔街新时代女性的开路先锋,在她的努力之下,女人的职务不再被局限在秘书工作,或是不重要的助理位置。在席菠德之后,陆续又出现了葛莎莉、柯涵(从by J(x3eph Cohen)以及博兰薇(贝imbethBrMnwell)等。这些女人其实凭着自己的实力,本来就有资格成为华尔街最有名气的投资专家或分析师。 

  不过,女人虽然敲开了华尔街的大门,但真正能够爬到公司最顶端,担任总裁等职务的,却还是凤毛麟角。席菠德是个例外,她自己创建了一家佣金较低的折扣经纪商,但除了她以外,还没有任何一位女性当过华尔街大型经纪商的头头。 

  毫无疑问的,这个现象慢慢也会改变。因为,在华尔街工作的女性,都是生气蓬勃,热力四射的人物,她们有很好的头脑和用不完的精力,足以在华尔街这个地方担当大任。 

  以下就是她们过去的一些回忆,看看她们是如何冲破藩篱,而成为华尔街百万富豪俱乐部的一员。 

 

  华农历女皇的故事 

 

  席菠德大学还没念完就辍学了,但她却拥有10个名誉学位。她和很多成功的人物一样,虽然少了那张毕业证书,但可不能说她没受过教育。她上学的地方,是全美国最好的大学之一,也就是“社会大学”。从这个大学拿到的学位,等于是成功的保证,因为在那里学到的,远比象牙塔里所传授的理论还要实际得多,而且更有价值。 

  熟朋友和同事们都喜欢以她的小名“蜜姬”(Mickey)来叫她。蜜姬是个毅力很强的人,不会因为遇到阻碍就退缩。虽然出身寒微,但她却披荆斩棘,为女性在华尔街开拓了一片天空。不过,她在成为别人尊称的华尔街女皇之前,一路走来,可也是受过很多委屈,吃过不少苦头。华尔街的男人曾经多次想把她排斥在这个圈子之外,但都没有成功。蜜姬在华尔街交易大厅的乱军之中攻城掠地,在这个曾经是男人禁脔的战场,成功地建立了自己的滩头堡。 

  现在,她是席菠德公司(MHriel Stebed&Co)的老板。这是一家提供折扣佣金的证券经纪商,蜜姬从零开始,自己一手创建起来。蜜姬有顽强的性格,个子虽矮,但看起来很有力量。她有着一头白金颜色的金发,声音沙哑而低沉,听起来有点刺耳,有点美国电影明星罗兰·白考尔(比urenBBcdl)的那种味道。她那有点粗线条的外形和独断的神态,只要一走进房间,你马上就知道谁是里头发号施令的人。 

  不过,她可不是一开始就是华尔街上流社会的成员。事实上,当这个来自俄亥俄州克里夫兰的新面孔初到华尔街的时候,甚至连最基层的位置都进不去。 

  她还在大学念书的时候,父亲因为癌症而过世了,死时才不过50多岁。蜜姬在他生前一直尽心尽力地予以照顾,但父亲除了疾病缠身以外,也因为50年代初期接受一些试验性的癌症手术而受了不少罪。由于父亲罹患癌症,因此蜜姬没办法完成学业。她经常为了探视父亲而翘课,花在课业上的时间也很少。她偶尔用心读书的时候,念的是会计。蜜姬发现,这是她惟一不用到教室听课,考试就能过关的课程。她天生对数字的感觉就很敏锐。后来,她不仅把这个天分用在事业的追求上,也发现这对她的另一个最爱也很有帮助,那就是桥牌。 

  她欠缺正式文凭的事实,确实减缓了进入华尔街的步调。不过,这个问题并不足以阻碍她想办法达成美国人的梦想。 

  刚开始的时候,蜜姬真是到处碰钉子,样样都不顺利。她应征过联合国的工作,但因为只会说一种语言,因此败兴而归。她有个表哥,名叫罗思曼(A1vinRD6ermm),担任过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不过,他没办法给她从事外交工作所必备的条件,也就是大学文凭和第二外语的能力。 

  接着,她试着向华尔街叩关。当时最大的公司美林证券,也因为她没有文凭而浇了她一头冷水。于是,她决定要说谎,下一次找工作的时候,她就说自已是个大学毕业生。后来巴克公司(Ba山盼ndCc)m四叮)录用了她(该公司后来被普天寿证券给购并)。她一直到后来向纽约证券交易所申请会员席位的时候,才说破了当初撒的这个谎。那时候,她已经证明一个人只要有勇气和胆识,就算没有大学文凭,也照样可以在华尔街这个金融重镇出人头地。 

  她在1954年12月开始到巴克公司上班,担任实习分析师。在头6个月里,她学着为几种感觉起来很俗气的产业作财务分析,像是化学、铁道、巴士,以及货运业等。6个月的实习阶段结束后,她的努力得到公司的赏识,因此被升为资深分析师。虽然她必须多负担相当多的责任,但薪水却没有增加太多。 

  不过,蜜姬还算是够幸运了,她所负责分析的,都是当时成长很快的明星产业。要评估这些企业的获利状况,就得依赖传统的会计方法才行,而蜜姬在学校刚好就学过这方面的东西。事实上,从会计的角度来看,美国当时最受瞩目的新兴产业里,有三种是很难搞懂的,这三种产业是航空、电影、以及电视。它们用的会计方法很复杂,神秘兮兮的。不过,蜜姬觉得这几个新兴产业很有发展潜力,因此在平凡而乏味的50年代里,她就因为能够看准这些声色撩人的产业动态,而让自己声名大噪。她在巴克公司前后共待了3年,刚进去时的起薪是每周65美元,而离开的时候也不过是135美元。 

  在闯出一些名号以后,她陆陆续续在华尔街换了几个工作,而且往往因为性别的关系,拿的薪水都很低。后来她进了胥尔兹公司(Shlel此&G)nlpany,和现在华尔街的sheld5 & Co.是不同的公司),他们给她的薪水是9000美元。这是她有3年工作经验之后所得的薪水。相对地,当时刚离开学校的男实习生,就可以拿到8500美元,蜜姬曾经三次因为薪水比男同事低而决定换工作。后来她自己出来开公司,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在这方面一直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不过,在她工作的那段期间,倒是连续碰到好几次幸运的事,大部分都和客户有关,因为她帮他们赚了钱。在华尔街这个地方,没什么比帮客户赚钱更重要的事了。如果你做得到这点,你就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不少好处。一旦这样的关系建立了,那么你的性别是男是女,其实就不是个问题了。蜜姬厉害的地方,在于总是能帮客户赚到钱。 

  蜜姬从华尔街的男人身上,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例如,她就从斐寇(DavidFlnkel).那儿,学会讲四个字母构成的骂人脏话。斐寇开了家叫做斐舍沃(Finkel,Seskus,Walsteder)的证券公司。蜜姬也在那儿待过一阵子。斐寇说起脏话来,就像柴娥朵(JuliaChild)做菜的时候使用香料的手法一样,又豪爽,又有大将之风。 

  有一次,斐寇问蜜姬有没有打电话给蔡宜,拉拉生意。蔡宜在60年代的时候,是个叱咤风云的基金经理人。蜜姬回答说,没有,而且她觉得没什么东西可以卖给蔡宜。 

  斐寇听了之后,很直接地回答:“谁鸟你有没有东西要卖给他,你打电话给蔡宜就对了。”后来,蜜姬打了这通电话,而且很快就学会了如何使用市场的语言。学会了这些,对蜜姬适应环境很有帮助。 

  蜜姬很努力地学习各方面的事情。她还记得,当时还必须学会男人拿酒杯的样子。在华尔街,很多生意都是在吃吃喝喝的时候做成的。于是,华尔街一大票的业务人员,除了要知道怎样把钱留在口袋里以外,也得知道如何把酒偷偷藏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就有这么一次,几位洛克希德(1Jckheed)公司的高级主管,在开完会后打算送蜜姬回家。不过,这群人前脚离开饭店,后脚就在马路右边第一家酒吧停了下来。出来以后,他们过了马路,又进了左手边的头一家酒吧。他们如此曲曲折折地过了10条街道,蜜姬才总算到了家。在外头和男人们辛苦地混了一个晚上以后,她终于得以摇摇晃晃地爬上床。好几年以后,洛克希德公司的营运遇到很大的麻烦,联邦政府被迫得想办法对这家飞机制造公司伸出援手。当时,蜜姬动手写了一份报告,除了分析该公司遭遇的问题以外,也谈到这个情况对整个航空业可能造成的影响。这份报告被送到国会,并影响了国会的决定,同意援助洛克希德公司。蜜姬帮的这个大忙,该公司一直都没有忘记。 

  对蜜姬来讲,这些都是她在闯入华尔街的过程中,很重要的枝节。由很多方面来看,她还颇能自得其乐。不过,从她述说往事的语气,还是可以让人感觉到她的无奈。蜜姬的心里应该是这么想的,如果当初进入这一行的时候,能够少遇到一些困难那就好了。 

  后来,她克服了种种困难,成了这行的顶尖人物,也开了自己的公司。鼓励她向纽约证券交易所购买会员席位的,正是后来变成她朋友的蔡宜。他的看法是,法律并没有禁止女性成为交易所的会员。同时,如果她能在事业发展中向前迈出重要的这一步,对自己也有很大的帮助。因此,在1967年的时候,她就真的向交易所提出了申请。 

  不过,可不是每个在华尔街的男人都像蔡宜那么地友善。纽约证交所的主管告诉蜜姬,只要她能找家银行写个信用保证函,那么他们非常乐于把会员席位卖给蜜姬。这听起来很简单,但她却碰到了一个非常吊诡的局面,因为她找银行帮她写保证信的时候,这些大银行都说,如果她能在纽约证交所拿到会员席位,那他们就可以提供这封保证信。 

  很多开路先锋都面临过这种难题,也就是别人虽然在表面上提供协助,但实际上根本不打算帮忙。他们给蜜姬出的难题,其实说穿了,就是故意不想让蜜姬打破界限,进入这个女人的禁地。不过,也和很多走在别人前头的人一样,蜜姬后来还是找到了出路。 

  还好,蜜姬有个在大通银行(C11asehnk)的朋友,是个男性,他愿意提供这封信用保证函以及所需的贷款。在华尔街开始有人出面争取女性参政权的时候,这个朋友就当是个匿名的支持者吧。后来,蜜姬付了44.5万美元(其中15万美元是蜜姬自己的钱)而成为头一位在纽约证交所买到会员席位的女性,在接下来的10年当中,她和1365个男性一起在交易所的交易大厅工作。后来还有位女性也成了交易所的会员,她名叫赖芬(Jane Larkln),是贺旭公司(15rsch&Co.)的合伙人,不过,和蜜姬不同的是,她在交易所前后只待了3个月而已。 

  在大通银行里面,有人为了好玩而互相打赌,看看银行会不会把钱借给蜜姬。讽刺的是,当初负责贷款的那位主管,连他都猜自己绝不会有机会把钱借给她。他想,纽约证交所要把席位卖给一个女性,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后来证明,他错了。 

  这个主管为了确定蜜姬有能力偿还贷款,于是下了蜜姬接到的头几笔买卖单。这些单子的金额并不小,而蜜姬从这几笔交易所能拿到的佣金,刚好等于她头几个月必须偿还给银行的钱,而且分毫不差。于是,蜜姬的生意就这么做起来了。 

  蜜姬在交易大厅里创造了历史。她穿着鲜鱼皮制成的皮鞋,走在大厅的旧木质地板上,完成了美国金融市场有史以来第一笔由女性执行的交易。 

  接下来的几年里,华尔街这个原属于男人的世界,也因为蜜姬的要求而不得不在其他地方作了让步。例如,纽约证交所必须增建女用厕所,以配合蜜姬的需要。另外,交易所也被迫改变原来不准女性进入餐厅、休息室,以及娱乐室的规定。这些改变都是在不心甘情愿的情形下作的。拜这位华尔街女皇之赐,今天连英国女皇也都可以在纽约证交所里头用餐了。 

 

  宝贝,你就直接脱了吧 

 

  对女人来讲,市场里头的日子可是不好应付的。问题不只出在那些猥亵下流的笑话,或是轻浮挑逗的举止而已,身为女人,为了想在这个最古老的男人世界里取得一席之地,就得远比男人工作得更认真才行。事实上,近15年来,女人在经纪和交易商的地位,才开始不被故意贬低,只能担当一些辅助性的角色。过去,女人只能做做秘书或文书的工作,在80年代之前,几乎没有女人曾经在华尔街提升到高阶的职位。回想70年代,女人为了成为华尔街的一员,不仅必须日以继夜地辛勤工作,有时候还得应付一些观念还没调整过来的男人,他们在心理上还没作好准备让女人来协助他们处理财务。 

  钟丝(Calhy J皿朗)就是这样的一个女性,她是普天寿证券的经济分析师,专门研究债券市场。她的办公室正位于芝加哥的市中心区,这里是个全然没有约束的地方,交易室的气氛有时候显得特别猥贱而具侵略性。不过,这些问题钟丝都可以用四两拨千斤的方式加以破解。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看起来很机灵,戴着一副稍微大了点的眼镜。这样的外表,让人很难看出这个靠着搞数字维生的人,个性其实是蛮不驯的。她为人很风趣,对人生百态也有些特别敏锐的见解。 

  钟丝在华尔街找的第一份工作,是农产品分析师,对一个想要在华尔街站稳脚步的人来说,这倒是个很好的起步。70年代,她开始搞那些豆子、玉米、肉猪,以及家畜等农产品的数字。当时,商品期货市场在投资管道里算是个特别热门的商品,你也许还记得,70年代几乎都在谈通货膨胀的问题,当通膨压力排山倒海而来的时候,没有那个市场的表现像商品期货那么好。简单地说,钟丝跨入这行的时候,不仅占了地利之便,在时间上来讲也正是时候。 

  钟丝刚加入磐伟博公司时,主要是负责评估美国农产品市场的发展状况,并对影响市场供需的因素提出分析。她的研究对象从肉猪、猪腩、一直到玉米和燕麦等,全都包括在内。在完成了评估之后,她还得把自己的看法告诉交易商和从事短线操作的投机客。这个职位不会让人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但就市场分析这一行来讲,却是个很扎实的起步。 

  商品期货市场的震荡幅度有时候非常可怕,价格涨跌的速度快得让人吃惊,财富的得失往往在一瞬之间就决定了,简直快如闪电。因此,期货市场的交易商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而且身手矫捷。在芝加哥期货交易所那种快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环境里,他们必须机警而又灵活,才能在市场抢得先机。钟丝记得刚到期货市场工作没多久,有一回,她让母亲进来看看她们一大早开会的情况,但没想到却当场出了丑。当时的窘况,倒成了钟丝最喜欢告诉别人的一桩趣事。 

  当时的故事是这样的,在芝加哥期货市场里,猪脑算是交投非常热络的商品。这玩意儿平常是拿来制作培根用的,它和莴苣以及蕃茄的需求旺季,通常都在接近独立纪念日的时候开始。因此,到了这段期间,价格波动的速度会特别快,因为全国的杂货店为了因应夏季的市场需求,都会大量地补货。当这种季节性的热卖开始以后,市场需求大幅上升,价格往往也会跟着一飞冲天。话说当天市场的走势就是特别地强劲,而公司里有个名叫巴伯的分析师,正忙着把市场的状况告诉别人。 

  当时,钟丝正等着轮到她上台,把各种市场的研究结果向销售人员作个报告,不过,巴伯这个言行夸张,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人,却先被问到目前猪脯市场的战况。 

  “巴伯!巴伯,市场的走势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来?” 

  巴伯回答说:“现在的市况就像度密月时的勃起,是怎么样都下不来的。” 

  这种单刀宜人的作风,大概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了。钟丝的妈妈算是很有风度,以后再也没和她提过这件事。不过,她的心里应该会对女儿所选的这门行业感到颇为担心吧。 

  这段丑事发生后不久,钟丝被公司派到外地出差。对这个年轻的专业妇女来讲,这种商务旅行还是生平第一遭,不过,这次经验却又让她脸红了一下,还好只是一下而已。 

  在钟丝这次因公出差之前,磐伟博公司刚购并了一家小型的证券经纪商,这是一家区域性的公司,主要的客户群是在美国的中西部。磐伟膊把它买下来以后,为了不想让原来的客户流失掉,于是很快地采取了行动。它派了一个三人小组,从芝加哥出发,到购并的公司在内布拉斯加州的三个办事处去实地走一趟。这时正是12月中旬,而钟丝就是三人小组之一(磐伟博在纽约的一些比较资深的主管,没有一个人想去,对芝加哥的同仁来讲,这可一点都不意外)。 

  钟丝和另外两个倒楣鬼要去的地方,分别是临肯(Unmn)、格兰岛(Grmdlsland),以及明登(肥nden)。这几个城市都在内布拉斯加州,如果你想了解冬麦收成的品质,那么这三个地方倒不失为很好的安排。但除了这个好处以外,这样的行程实在和钟丝心里想的商务旅行相差甚远,也不能利用出公差的机会好好地玩玩。 

  虽然如此,她还是得到这些地方绕一圈,让当地的经纪商和客户知道磐伟博的研究人才是不可多得的。对钟丝来讲,这是个发挥实力的大好机会,她一个一个地走过这些城市,最后到了明登。那是1979年12月的某个星期五,抵达的时候已经傍晚了。那天刚好是钟丝的生日,不巧的是,当地正遭逢大风雪的侵袭,积雪盈尺,钟丝一个人被困在这个内布拉斯加州的小镇里。外头风雪交加,寒气逼人,钟丝心里则感到十分孤单。她的同事已经先走了,留下这个刚满26岁的农业分析师在这里。她有任务在身,必须指导当地经纪商如何预测未来的市场行情,她觉得自己有点像是《绿野仙踪》(W2朋rdo/02)童话故事里头的陶乐丝,心里暗想着已经远离了家乡,周遭不再是自己熟悉的环境了。 

  那天晚上,钟丝和当地的经纪商们约好要碰头,这是双方头一次会面。不过,由于外面的风雪实在太大,交通受到阻塞,因此钟丝赴会的时间受到了耽搁。钟丝急急忙忙赶到当地的一家旅馆,然后很快地跑向柜台,想知道会议举行的地点。他们告诉她是在林肯厅,于是她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去,而且边跑脑袋边想着她对农产品市场所作的预测。当她跺跺脚,把头上的雪清干净以后,心里已经完全作好准备了,马上可以把一些精辟的投资分析告诉里头那些人,相信一定会对他们未来的交易大有帮助。 

  她赶到门口的时候,有个叫做“汉克”的人来欢迎她,汉克急忙带着她进入房间,先帮她把外套脱了,然后接下了她的围巾和帽子。 

  她身上穿着的是一套西装,还系着一条领带,汉克一面仔细看着她的打扮,一面说着:“老天,真高兴看到你来了。” 

  钟丝先为她迟到的事连声道歉,然后一脚跳到了前面的台上。下面坐着的一群人都是男的,由汉克领头,个个聚精会神,以期盼的眼神盯着钟丝看,钟丝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小小的肢体动作都不放过。钟丝先从芝加哥肉品市场的短期行情说起,她提到了自己对下一季肉猪屠宰量所作的预测。 

  下头那群人依然正襟危坐着,脸上没什么表情,每个人都全神贯注,一片静默,急切地抓住钟丝嘴里吐出来的每一个字。 

  最后,汉克跑到讲台那里,面露着些许困惑而又失望的表情。他要求她速度稍微加快一点,早点把这个部分讲完。 

  汉克向她说:“宝贝,你就直接表演重点吧。”并且暗示她说,不要再故意装着一副腼腆娇羞的样子,来逗她的观众了。 

  钟丝则一脸迷惑地问:“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汉克问她:“你不是那个脱衣舞娘吗?” 

  汉克显然是被搞糊涂了,但他还是镇定下来,向她解释说今天是为了庆祝他结束单身生活而举行的派对,因此他对看着动作来凭空想像的游戏没兴趣,只想看看真枪实弹的表演。 

  钟丝听了,心想:“糟糕! 跑错了房间。”这时,那批经纪商还在华盛顿厅等着她来报告农产品市场的预测呢。钟丝当时其实并没有远在天边,毕竟两个地方中间只隔了15位美国总统而已。 

  一直到今天,钟丝还是不确定那天晚上汉克到底有没有看到心里想看到的表演。 

 

  十年风水轮流转 

 

  柯涵的头衔,在纽约金融圈里可算是响挡挡的。她是高盛公司的投资策略委员会主席之一。这家公司在华尔街有很长的历史了,而且相当受业界的尊崇。该委员会另外还有一位主席,名叫叶宏(Steven团nhom),这两个人一起决定公司的大客户应该在什么时候进入股市,什么时候应该出场,投资组合应该有多少百分比放在债市,多少百分比放在商品期货。和席菠德以及葛莎莉一样,柯涵也是少数几位在华尔街成功地打破了性别限制的女性之一。 

  不过,她在冲破层层障碍的过程中,同样地也是搞得伤痕累累,才有今天的成绩。过去这些年来,她的表现在市场上留下极佳的口碑,因此再也不会因为性别的差异而受到歧视了。在金融行情的预测能力方面,真正能被称为奇才的人是少之又少,而柯涵正是这么个投资专家。 

  在过去10年当中,她曾经两次在众人对盘势一片看空的时候,执意地反向作多。其中一次是在1987年股市崩盘之后,另一次则是在1990年10月大盘跌至低点之时。她刚入这行不久,就已经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在周遭被空头包围的时候,要强力作多的确很难,但女人想在这个男人的世界里立足,则更是不容易。 

  以当时的情况来看,对一位有意在职场上发展的年轻女性来讲,柯涵所拥有的学历是颇有看头的。她在大学时代专攻电脑和经济学,在70年代早期,兼修这两门学科的人并不多,但如果想进入就业市场,则是一个相当占优势的组合。她找的头一份工作,是在华盛顿特区的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RlESspre)担任经济分析师。在政府机关做了一阵子事情以后,她转到了民间机构工作,先是在总部设于巴尔的摩的罗普莱斯基金公司(T.风IvFe Price)负责经济预测的工作,然后又转到蓝伯特,最后才到高盛公司任职。她的升迁速度很快,在1990年的时候,就已经稳住了自己在高盛公司的地位。这家公司长期以来,一直是华尔街最排斥女性的公司之一,但柯涵只花了短短15年时间,就爬上了原来只有男性才有机会坐得上的位置。不过,在她踏入纽约金融圈早期,男人们偶尔还是会想些办法来占她的便宜。 

  柯涵在罗普莱斯公司工作的时候,是担任数量分析师。华尔街的人私底下把这种人叫做“专搞数字的人”。事实上,他们的工作就是分析一大推让人很难弄懂的数字,然后根据这些数字来判断未来股市的走势或是经济的发展方向。这些人会运用利率、市盈率以及配股比率等指标,来看看股价究竟是高是低,以及经济的表现是强是弱。然后,他们再根据研究的结果提出投资方面的建议。 

  柯涵记得,有一天她到曼哈顿去,要在大学俱乐部(Unive响ty口ub)这个地方向公司的客户们报告她对经济和股市所作的分析。华尔街的上层精英经常到大学俱乐部去,不少有钱人把这里当成自己第二个家,就像哈佛俱乐部(HaWardClub)等组织一样。这些俱乐部的位置都分布在曼哈顿最高级的地段,里头设计得富丽堂皇,每个房间都铺着厚厚的绒毛地毯,窗户都用上好的原木镶嵌着。不过,这些专供上流社会人士工作后休闲的地方,平常几乎是不允许女性进入的,但这也成了柯涵执意要打破的一道关卡。 

  对投资人来讲,他们急切地想获得投资方面的讯息,他们不管提供资讯的人是男、是女,或是火星来的,只要资讯能让他们赚到钱就好。然而,俱乐部的管理人员可不这么想。事实上,柯涵还记得那天到大学俱乐部的时候,门房硬是把她挡了下来,不想让她进去。 

  这个穿着制服的门房告诉她:“你不能进去。” 

  柯涵问他:“为什么不行?” 

  他回答说:“因为你是女的。” 

  柯涵不理会这一套,接着说:“你看着吧!”话没说完,她便大步地走了进去,门房在后面大声叫喊,并且威胁着要把警卫叫过来。 

  柯涵还是不管他,头也不回地进到门内,完成了她的工作。 

  在1995年的时候,柯涵再度回到这个俱乐部,因为她要为几位“很可爱,而且很重要的人”作个市场报告。这是她在70年代后期差点被门房挡驾之后,头一次再回到这个地方来。她走进这栋建筑的时候,偷偷地对自己笑了笑,并且在心里想着:“时代可真是不同了。” 

  柯涵若有所思地,又说了另外一段过去身为女人所受到的屈辱。那时候她还在巴尔的摩工作,也就是罗普莱斯公司总部所在地,这件事也发生在某个午宴的场合,当时柯涵负责主持一项聚会,白宫的首席经济顾问也获邀与会。时值盛夏,在巴尔的摩这个地方,到了这个时候会热得让人受不了。不仅如此,那儿的温度也很高,更让人觉得难熬。就在午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俱乐部的空调设备突然故障,每位与会的来宾在高达92 F度的高温之下,热得简直快溶化了。不过,俱乐部的总管说什么都不愿意让这些人换到另一个比较凉快的地方,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有柯涵这个女人在场。 

  现在,很少有人会用这种方式来侮辱柯涵了。就像某个香烟广告词里所讲的,“亲爱的,这一路走来可真是辛苦了!”

 6/11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均线战法研究

下一篇:选股绝招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Powered by Gupiao8.com © 2014 粤ICP备050367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