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书籍 > 正文

华尔街传奇

 

六、Greed Gaming, and Trickery 尔虞我诈的华尔街 

 

  大致说起来,华尔街的运作是诚实可信的。

  市场的状况都还算公平,

  而股票和债券价格的变动,

  通常也都很有效率地把各种因素反映出来。

  不过,倒不能说完全没有例外。

  有时候,还是会有人想在股票市场里动点手脚,

  就像古时候的情况一样,

  有些人毫不留情地靠着剥削他人而致富。

 

  很早就有人教我们,在资本主义的社会里,华尔街是公司行号筹集资金的地方。不论是卖股票给投资人,或是为了借钱而发行债券,反正企业为了实施未来的扩张计划,都会到华尔街来取得资金。

  在理想的世界里,整个程序就是这么单纯,完全不会有冲突发生,也不会有贪污或欺瞒造假的情况出现。但不说也知道,我们并不是活在理想的世界里。事实上,我们甚至可以说华尔街本身就自成一个世界,而平常会影响我们生活的各种因素,到了这里还会加倍扩大。在这个地方,真正具有驱动力的,并不是人们脑子里的理性思考,而是人心的贪婪和恐惧。

  有些时候,华尔街的市场制度会被人误用,或故意加以扭曲。我们在这一章所讲的,就是几个为了个人的利益而故意扭曲市场制度的例子。这些小故事虽然不像80年代那种大规模的违法事件来得那么夸张,但我们却能从这些故事里头,清楚地看到每个投资人在华尔街肆意而为的时候,都会面临到的冲突。

 

  老王卖瓜

 

  在华尔街,从事基金管理和投资顾问这一行的人,彼此之间的竞争可以说是相当惨烈,不管投资环境是好是坏,投资人都不断地吵着要更高的投资回报率,这种操作业绩的压力,就像是新郎官在新婚之夜所面临的压力一样。这种压力一天24小时都紧紧地跟在基金经理人、交易商,以及投资人的身边。干这一行的专业人士,几乎一辈子都是活在操作业绩的压力之下。

  有时候,专门搞投资的这些人在公布操作业绩时,多少会吹点牛,或在资料里头灌点水。有人声称他们的投资年年是好年,从来就没有表现不好的时候,也有人自我吹嘘为华尔街排名最高的基金管理人。有的时候,这些说词是真实的,有的时候,他们的说法只有一部分是对的;还有的时候,则几乎完全是欺骗社会的行为了。

  有些专业经理人之所以必须为自己的表现灌点水,原因是他们永远都希望投资人能把更多的资金交给他们。这些人管理的基金规模越大,他们所收的管理费用就越高;他们的表现绩效越好,那么从门口流进来的钱也就越多。这种恶性的循环,迫使基金经理人必须让自己随时看起来都好像很好的样子,不论是短期的表现也好,长期的业绩也罢。

  华尔街专业投资人的操作业绩,有好几种追踪和考察的方式。例如,每一季都会有人根据各基金的涨跌,来对这些经理人作“评级”。华尔街有份叫《机构投资者》(1仇Jx施加2Zon6Z Jn肥阶)的杂志,就是专门针对产业分析师和专业投资人的表现来加以评比,如果能列名在这本杂志里头,就表示这位分析师是受到投资人欢迎的。另外在华尔街有很多专门写些市场消息和行情分析的人,其中就有这么一个,名字叫做郝伯特(MarkHulbert),他自己不仅撰写一些行情的分析,而且每个月还替其他撰写市场简讯的人作排名,然后发表在他的《郝氏金融文摘》(HMj6erzF2n622c肋助652)月刊上面。他所根据的,就是每个人对市场长短期走势所作的分析,看看谁的说法是对的,谁的预测比较正确。他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华尔街里姿态摆得最高,而又最会自吹自擂的人,根本都是名不符实的。

  不过,奇怪的是,在这些自己公布的操作业绩里,最让人感到好奇的,却是来自于作风最谦虚的基金经理人之一。证券管理委员会后来还正式对这件事进行调查,一直到最近才解决。

  这个人名叫李博(Stevenljeb),是个温文尔雅的人。他是全国各主要财经节目经常邀请的对象,而他发表的看法也常被《华尔街日报》(TA‘w过“5z肥b2J6MmoZ)等媒体所引述,同时,他撰写市场消息和行情分析的能力,在业界也是属一属二的高手。几年来,《个人理财》(只9r50920ZF222022c6)和《市场大势分析》(TA‘B25P2cMr6)这两份阅读人口众多的市场简讯,就一直是由他来负责编辑的。而他所写的市场简讯,全国的订户加起来就超过了10万个。他透过市场简讯把可靠的投资建议转达给订户,而他在行情的预测方面,有好几年都是表现最厉害的人物之一。

  然而,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李博却碰上了麻烦。倒不是他的表现失灵,而是他所公布的业绩表现有问题。

  在1993年的时候,帮李博发行刊物的几个人,很大胆地公布了一项李博的操作纪录,同时还公然对外提出挑战,看看谁有这个胆子来接受。首先,他们宣称李博所使用的“进出市场时机模式”,在1980年至1991年之间,把原来的1万美元变成了3900万美元。也就是说,平均每年的报酬率高达99%!接着,这几个发行人还提出了1万美元的奖金,如果有谁能够证明在这段时间的操作业绩比这个更好,就可以把钱抱回去。这种挑战,没有人会看了缩腿就跑的。

  李博为了达到这么不可思议的操作业绩,使用的是一种可以把进出股票市场的时机计算出来的计量经济模型。这套模型创造了惊人的成绩,在金融市场里可以说无人能出其右。美国著名的财经杂志《富比士》(凡r6e5),在1993年2月15日出刊的那一期刊物里头,还这么说,“连巴菲特这么高竿的投资专家,都没办法在那10年当中,让自己的钱能够成长3900倍,而且离这个水准还差得远。”李博的发行人也公开表示。如果投资人在这段期间一直跟着李博的建议来操作的话,那么在短短的11年当中,就会变成巨富。

  头一个对李博所宣称的业绩仔细检查的人,就是郝伯特。他细心调查的结果,马上就把李博的气球给戳破了。他首先指出,李博在这几年当中,曾经数次修正他的计量经济模型。因此,他在大肆吹嘘操作业绩时所说的模型,和他早先提出投资建议时所用的模型,根本就是两码事,完全不一样。同时,李博为了达到惊人的操作业绩,还回过头来重新测试那套模型,看看如果从1981年开始就用后来修正过的模型,那么操作的结果会是如何,郝伯特看破了李博手脚之后,大叫犯规。

  李博真正提出过的投资建议,郝伯特一直都有追踪纪录。事实上,李博的建议和后来在广告宣传上所说的,根本就不相符。更糟糕的是,如果投资人真的想让自己的投资组合能够成长3900倍的话,就得在这段期间一直都作多500%。事实上,在过去这些年当中,李博真正提出过的建议,有一些和他在修正过的模型里所说的,根本就完全相反。更奇怪的是,李博真正的操作业绩其实一直都很好,并不真的需要用这些骗人的招术来加以粉饰,因为,就算是以他真正的投资建议来操作,他的投资回报率在整个华尔街也是属一属二的。根据郝伯特的说法,从1988年到1993年之间,李博的投资组合模型就增值了160%。李博可以炫耀的成绩,和差不多同时间进入这一行的人比起来,几乎可以说是没人比得上的。

  李博自己的说法是,他并没有事先看过帮他发行短讯的公司所作的宣传广告。他说,他只负责编辑行情分析稿,根本就不怎么管公司其他的事情(李博和他的投资集团被控刊登不实广告,后来他们既不承认犯错,但也没加以否认,而在1996年1月的时候于庭外和解,付了30万美元给证券管理委员会)。

  对投资人来讲,倒是可以从这件事得到一个教训:过去的表现如何(特别当这些表现是捏造出来的),并不表示未来的结果就会如何!至少,金融商品的广告都是这么说的。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大致说起来,华尔街的运作是诚实可信的。市场的状况都还算公平,而股票和债券价格的变动,通常也都很有效率地把各种因素反映出来。不过,倒不能说完全没有例外。有时候,还是会有人想在股票市场里动点手脚,就像古时候的情况一样,有些人毫不留情地靠着剥削他人而致富。有些人在股市投机,还有些则是没有领牌的经纪商搞些短线的投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听到哪个交易商因为违规交易而被逮个正着。其中,有的人是想非法哄抬股价,有的则打算故意打压行情,而目的无非都是想得到一点好处。除此以外,内线交易仍然是经常发生的事,而主管机关也还是无法完全根绝这些诈骗勾当、操纵及垄断市场的行为,还有些老江湖则根本就是耍些诡计,在市场上诈骗社会大众的钱。而这些案子的主管机关有时候也是束手无策,老实说,无论主管机关多么想规范市场,也不管市场参与者如何自我约束,只要市场存在一天,这些非法的行为就会存在一天,这就是华尔街。简单来讲,人的贪念和恐惧的心理实在是太普遍,非法行为就是根除不了。

  在不算很久以前,那时候的状况比现在还糟。本世纪初,没有合法执照的市场掮客,就经常把民众辛苦赚来的钱硬生生地骗到自己的口袋里。这些人可以说是目前经纪商的雏形,但他们刺激的是市场的赌博心理,而不是正当的投资。那时候,这些非法的捐客会先把某档股票的价格拉高,故意吸引不知情的股民进场,然后在高价把持股脱手,让价值快速回挫,而当初盲目跟进的人,也就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手里的钱消失无踪了。这些捐客一手操纵股价,另一手还没收投资人当初为了“买”这些股票而缴付的保证金。这些人光凭这些小把戏,就够他们赚得饱饱的。

  在1993年6月,市场的主力回过头来取得了操控权,他们当时的作风并不像是90年代,反倒让人想起了20年代。这事是在那个月的第三个星期五发生的。当天,华尔街有好几家大型的证券商联手进场,刻意把股价炒高,而目的就是要把数百万张股票抛给不知所以然的股民,让他们没有时间参与当天的交投。

  在讲当时的状况之前,我们先回顾一小段历史。对股票、期权,以及期货市场来说,每个月的第三个星期五是很重要的一天,那是股票期权到期的日子。股票期权是一种根据股价或股份指数所衍生出来的交易契约,如果买进了期权的买权(cdl叩tlons),就表示交易商有权在未来某一天以前,以事先决定的价格买进100张像IBM的股票,或是包含很多股票在内的标准—普尔100指数(Stan此rd&Pbor’s 1001ndex)。相对地,期权的卖权(putoptions)则可以让交易商在未来的某一天之前,以事先决定好的价格卖出某些股票或是股价指数。

  期权的买卖可以让投资人或交易商只缴付一点保证金,就得以控制相当多的股票。保证金的额度,通常都只要合约价格的5%。但如果投资人是以融资方式来买股票,那么保证金的额度就是股票价格的一半。由于买期权的成本相对较低,因此投资人往往把它拿来当成投资股票的避险工具。买卖期权的地方在期权交易所,而期权合约每个月都会到期一次。除了个别股票有期权,股价指数也有期权。期货和期权的情况类似,但期货只能用在标准—普尔500等股价指数上面,如果交易商或投资人买进期货,同样的也可以控制指数所包含的股票,而且买进的成本低得多,只需要用到这些股票价格的一部分就成。

  随着股票期权和期货的不断发展,有些复杂而又难懂的交易手法,也跟着应运而生。其中,包括以套利为主的电脑程序交易,以及所谓的投资组合保险。这些投资策略被认为是导致1987年股市发生崩盘的两大主凶。80年代,由于股票期权、股价指数期权,以及股价指数期货的交易相当盛行,因而使得期权和期货市场出现大量的套期保值和投机交易。这些交易形式的产生,使得投资变得远比过去来得复杂得多,自此以后,市场就再也不是原来的面貌了。

  现在,把股票、期权、以及股价指数期货等拿来一起运用的策略,不仅非常复杂,而且还经常会让股市的震荡幅度扩大。刚刚说到投资组合保险,现在大家都知道这套东西是行不通的,但在1987年的时候,那东西的确对股市崩盘造成催化和加速的作用。这种操作手法在观念上其实很简单,也就是投资人可以毫无限制地在市场卖出股价指数期货,以这种方法来保障自己在股市的投资。当时有人认为,这种作法既可以让自己不致蒙受亏损,也不会对股市造成任何影响,但现在想起来,这种观念实在是颇为愚蠢。投资人在1987年10月19日那天,终于亲身体会到这种想法是错的。那一天的情况真是要命,股市如水银泄地般重挫,股价大幅缩水,投资人个个惊慌失措,只想到反手大卖指数期货,希望在这里放空能赚到一笔钱。然而,这种手法不但发挥不了作用,反而还让情况变得更糟。当天收盘时,道·琼斯工业股价指数整整跌了508点,跌幅高达22%,这是市场有史以来单日最大的跌幅。这个事件显示,当时很多投资人并不了解衍生性金融产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因为那实在太复杂了。同时,他们也没想到这些玩意儿对股市的流动性竟然有那么大的震撼力。不过,有些交易商和投资人还是很懂得运用这些威力强大的工具,我们待会儿就知道。

  股市崩盘以后,证券交易委员会、纽约证券交易所、芝加哥商业期货交易所,以及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hicagoBoardOpt沁ns Exchange),都对很多涉及股票、期权,以及股价指数期货等复杂的交易方式,设下了层层的限制。这种作法迫使市场主力必须更清楚地把他们的进出状况说出来。而且,期权及期货在每个月或每一季结束前都会到期,而这些市场大户也得让别人知道打算如何回补手里的头寸。

  股票及股价指数期权在每个月都会到期一次,这算是蛮平常的事,即使是在80年代电脑程式交易和投资组合保险还很盛行的时候,情况

也是如此。不过,在每一季的第三个星期五,盘中的交投几乎都会比平常热络,原因很简单,因为大型的机构投资人原来对这三种投资工具所进行的交易金额都很大,而且又复杂,其中就有一些必须在当天进场回补,把手里的头寸结清。而这些交易,有的是在市场临收盘之前才完成的,也就是收盘前的最后那个小时,在80年代,最后的这一个小时被称为“三重压力时段”(Tyiple Witchi吧!—Iour)

  很多投资人操作的期权电脑程序交易,金额都相当庞大,因此,在最后的这一个小时里,他们必须把这些复杂的头寸结清掉,但也往往会让市场行情出现极大的波动。同时,由于有几十亿,甚至几百亿美元的交易必须在这个时候平仓,因此,股票、期权、以及期货的成交量在收盘前会明显地暴增。市场主力是利用这三种投资工具之间的价差来攫取利润,而在他们把手里的部位轧平之后,就可以把这一季所赚来的大笔利润放到口袋里了。在最后的这一个小时,这些人会像疯了似的把头寸轧平,赶快获利出场。这种狂热的气氛,有时候连华尔街经验最老道的交易商也会觉得恐怖。最后,市场在一阵狂乱之后,这三种工具的价格才逐渐趋于一致。

  1987年股市崩盘以后,负责监督市场的主管机关想尽法子要缓和这类交易活动。他们后来想出来的办法是,由于市场大户为了在收盘前平仓而挂出的买卖金额往往非常庞大,为了不让市场参与者被这么大的交易单给吓到了,于是大户们得先让别人知道他们在收盘前必须买卖哪些股票,以及买卖单的额度有多大。

  在公布打算买卖哪些股票的资讯以后,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专业会员就可以替这些数量庞大,整批丢出来的买卖单找到交易对象。交易所专业会员的工作,就是负责撮合股票的买方和卖方,而在碰到每一季第三个礼拜五的时候,由于大笔大笔的买卖单一下子全跑了出来,抢着快点成交,于是工作的困难度也就相对增加了。因此,主管机关之所以要求市场大户公布买卖股票的讯息,目的就是希望在期权到期和碰到三重压内的时候,市场的交易状况能变得有秩序一点。

  从1988年到1993年的9月,市场大户们曾经好几次在最后一小时内交易当中,把他们当天的计划公布出来,让市场知道他们必须买多少股票,或者卖多少股票。同时,纽约证交所也会把每笔超过5万股的买卖单列在一张单子上。有时候,某些券商在收盘时还会有几百万股的威名商场(Wal—Mart)、或是通用电器(GerlelralElectric)和埃克森石油(Ex朋n)等公司的股票要买进或卖出。在收盘前一个小时里,交易所的专业会员就必须用到那张名单,来撮合这些大批的买卖单,并缓和市场的波动。否则,那么大笔的交易通常都会让行情出现大幅震荡。

  在这么做了几年以后,有些交易商发现他们可以利用收盘前大家急着完成交易的机会,好好地发一笔横财。他们的做法是,假定某个交易商知道有很多机构投资人在当天收盘前必须买进100万股威名商场的股票,那么他就可以先买入这家公司的股票,然后在后来买盘将股价明显推高以后,再趁机逢高出货。有些股票价格就因为收盘前的买盘涌现,而在最后1分钟跳升1美元。相对地,假如某家公司的股票在收盘前还有好几百万股要抛售的话,那么最后1分钟跌个1美元也不令人奇怪。

  基本上,在市场里跟着别人鼻子走的人,往往都是看市场主力买什么就跟着买什么,主力卖什么就跟着卖什么。在90年代初期,有些散户投资人还会在收盘前一个小时看看主力有什么动向(先是透过金融电视新闻台,后来则透过CNBC来了解状况),然后就跟着主力做,这样还是可以赚点小钱。

  不过,这么轻松就可以赚钱的事,并不会永远持续下去。1993年6月的第三个星期五,市场主力们就决定要从这些小人物的口袋里捞回一点钱,因为他们知道这些交易商一直在利用期权到期的机会趁势赚上一笔,做无本的生意。

  那天,华尔街大多数的人都认为当天的情况和过去一样,不会有什么不同之处。也就是说,市场主力会在收盘前一小时把复杂的交易轧平,并且会在美国东部时间下午3点一过,就公布他们当天要买进或卖出的股票。吊诡的是,期权和期货到期的事,到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变成例行公事了。交易所的专业会员会善尽职责,把买卖方撮合在一起,而原来因为大笔交易而出现的波幅震荡现象,也开始趋于淡化了。

  不过,这一天可有些不同,有人正打算好好地操纵一下行情。好几家大型的机构投资人挂出了假的买单,打算买进数百万股威名商场、默克(Merck,大型制药厂)以及埃克森石油的股票,不少看似机灵的交易商,以及聪明过了头的散户,果然急着跳进去买这几档股票,希望等到大户在收盘前为了回补部位而把价位拉高,然后就趁机出货,大赚一票。我们在前面已经谈过,这种短暂的推升力道可以在最后一个小时的交易里,把个股的价位拉高1美元以上,在一个小时之内就能轻轻松松地赚1块钱,这种投资报酬率倒是不错,即使对这些小散户来讲也是如此。不过,市场主力毕竟还是棋高一着,在最后那个小时开始几分钟以后,他们公布了假的买进标的和金额,而市场上追价的人也把这几档股票的价格进一步往上推升。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大户们反而开始大卖股票,而市场原来以为他们应该是要买进才对,投资人受了骗,上了当,手里还握着一大堆大户们打算卖出的股票,而不是要买进的股票!这种出乎意料的举动,使得道·琼斯工业股价指数在收盘前1分钟下挫了20点,市场原来认为这时候会出现的买盘竞意外地消失,而且还出现了庞大的卖压。

  可以想见的,发生了这种状况之后,投资人可火大了,有人打电话到CNBC,对这种欺骗的行为大加抱怨。投资人尝到了苦头,手里还抱着一大堆被套牢的股票,他们觉得市场主力故意“陷害”他们,这么做实在没有道理。

  有个CNBC的主播接到了几通民众打来的抱怨电话,于是想对这件事情做个调查。他拨了个电话给一位纽约证交所的朋友,想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朋友名叫凯胜,是磐伟博公司的经纪商,在交易所里头算是个老鸟了。他偷偷地把实际的情况告诉这位电视主播,并且把这件事说成是有人“故意玩弄一下市场”。这个主播一听,马上对纽约证交所的乌龙事件作了几个报道,美国著名的财经周刊《贝伦》(5b削92,5)有个叫做柯克隆(1、omCochrM)的记者,也报道了这件事情。后来,纽约证交所因为发生了这种事情,而修改了期权到期的相关规定。新的作法是,市场大户在每季第三个星期五那天,只能有一次机会来公布他们在收盘前必须买卖的股票,免得再藉机欺骗投资大众,而过去他们在当天是可以公布好几次的。

  在那次事件发生后,就再也没有人以类似的手法来操控市场了。有个在华尔街资历很深的老江湖,过去在市场上也看过几次这种把戏,他倒是有个很妙的说法:“游戏的玩法从来就没有变过,只不过是玩游戏的人换了而已。”

 

  威鲸闯天关

 

  在学术象牙塔里,有一些专门研究财务和金融理论的教授,长期以来一直想把股票市场的秘密挖掘出来。他们把自己关在研究室里,埋首工作,绞尽脑汁地建立各种市场模型,目的就是想知道股市到底是怎么运作的。他们把搞出来的理论公诸于世时,总会大张旗鼓,自鸣得意一番,因为终于弄懂股市为什么会动了。虽然有这些个理论来解释华尔街的运作,但还是有很多人提出了不同的看法,每种说法都有人赞成,但也都有人嗤之以鼻。

  这些关于市场的理论,大部分都无聊的要命,而且一点都不像实际的金融市场那样充满动感。其中有种理论认为,股市不论在什么时候都是非常理性的,但也有一种说法是,长期来讲,投资行为不过是随机漫步罢了,并没有什么既定的目标可言。不管你赞成效率市场假设也好,或是随机漫步理论也罢,反正有关华尔街的学术研究,只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大多数关在象牙塔里的那些财经教授,根本一点都不清楚华尔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里有个很好的例子,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这么说(特别是认为股市很有效率,而且永远都非常理性的人,更是如此)。

  很多年以前,海洋世界(Sea Wodd)还是股票上市公司。该公司位于加州南部,是以水上活动为主题的游乐园。很多父母在周末天气好的时候,都会带着孩子来这里玩,相当受到民众的欢迎。这个游乐园有几个主打的表演节目,主角有两个,一个名叫夏沐(Shamu),是一只杀人鲸,另一个叫做欧卡(orM),也是一个杀手级的家伙。这些节目如果受民众欢迎,公司的股价就会上扬,如果观众不喜欢,那么股价就会下跌。这里和其他的娱乐业一样,到这儿来玩的游客人数多寡,会直接影响到公司的利润。今天,海洋世界已经成了某家大公司的一小部分而已。不过,我们刚刚说过,这家公司在好几年前是独立经营的。

  故事是这样的,在70年代中期,华尔街有几个交易商对海洋世界的经营并不看好,因此他们就对该公司的股票看空。他们认为,来主题游乐园的游客不断减少,可见里头的表演节目已经是老套了,越来越不能吸引人。对短线交易商来讲,如果对上市公司的营运情况看坏,就会对公司的股票“放空”。意思就是说,这个交易商会借股票来卖,然后希望过几天股价下跌的时候,能以较低的价格把它们买回来。而这两个价位之间的差别,就是交易商放到口袋里的利润。

  话说这两个交易商因为不看好海洋世界的前景,对该公司的股票也没好感,于是就在市场上卖空了5万股该公司股票,他们心里想,希望这笔交易能让自己嫌到钱。不幸的是,该公司的股份在很短的时间里竟然大幅翻升,也就是市场的走势突然变了方向。于是,这两个交易商马上就面临了大量的亏损。事实上,有一天该公司的股价竟向上跳升了4美元,让他们在一天里头就损失了20万美元。于是,其中有个交易商赶紧拨了个电话给他的伙伴,因为交易出现了亏损,急着需要求救。

  他在电话里说:“喂,彼得,我们卖空了5万股海洋世界,今天涨了4块钱,妈的,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彼得回答:“等一下,我待会儿回你电话。”

  话刚说完,彼得拿起电话,打给一个认识多年的老朋友,这个朋友在华尔街的一家经纪商做事,海洋世界的股票过去就是由他的公司负责承销的。

  打完后,彼得回电话给伙伴,只丢下一句话,“欧卡病了!”说完马上挂掉电话,等着看市场的反应。果然,市场有了反应,而且情况颇为夸张,海洋世界的股价像海里的鱼群急着抢食般地快速下跌,市场一片慌乱,股价原来还大涨4美元,但一下子突然由红翻黑,反倒下挫了5美元。

  彼得的伙伴这时候又打了电话过来:“我们回补丁空头部位,但在底部又买了2万股,现在该怎么办?”

  彼得听了,回说,“等一下”然后又挂掉电话。过了一下子,他打回给他的伙伴,告诉他:“糟了,有坏消息,欧卡的情况好了。”

  话刚说完,股价果然开始急速反弹,当天收盘的时候,海洋世界是以红盘作收,而彼得和伙伴两个人当然也赚了钱。

  记住,下次听到人家说市场是很有效率的时候,就把它当成是华尔街的一个笑话吧。

 

鱼与熊掌

 

  投资银行业(inveshent banki26)是一种靠人际关系来维持的行业。从事这一行的人,虽然必须依赖经纪商和交易商来做生意,但彼此之间毕竟是不同的。投资银行所做的业务,主要是协助企业发行股票和债券,以及进行企业购并计划,调整公司的营运结构,并提供各式各样的金融服务给客户。他们可以在华尔街呼风唤雨,因此算是里头的灵魂人物。

  在华尔街,人和人之间经常是处于敌我分明的对立状态,当投资银行的利益和客户的利益相互冲突的时候,双方就会壁垒分明,没有妥协的余地。举例来说,假定有家银行想拉某个客户来作生意,但这家银行恰巧又和这个客户最大的竞争对手有生意上的往来,那么,这家银行想拉新客户来增加收益的想法,就很可能无法达到了。有时候,客户曾指名某家银行来处理业务上的计划,但偏偏这家银行接下这笔生意的话,经常就会失去原来的重要客户。简单来讲,华尔街先天上就存在着很多冲突,而且不管如何解决,都不可能让每个人都感到满意。

  我们来看个实际的例子。在1995年的时候,拉斯维加斯的亿万富豪柯寇瑞(Nrt Kerkorim)有意购并整个克莱斯勒(ChvslerO四Dration)集团。这个商业巨子是靠经营赌场和投资电影而发了财,他看上了贝尔斯第思斯和其他几家纽约的大型商业银行,希望能透过它们来为这笔高达228亿美元的计划找到财源。如果作成这笔交易,那么这件并购克莱斯勒的案子,将是美国有史以来规模第二大的购并案,金额之大,和当初科魁罗集团(Kohlberg,Kravis&肋berts)以250亿美元购并纳贝斯克(刃R N咖肥)的案子几乎不相上下。不过,根据报道指出,克莱斯勒当时就很清楚地把话讲明了,谁帮柯寇瑞的忙,谁就是克莱斯勒的敌人,并且会切掉和他们的生意关系。克莱斯勒是全美第三大汽车制造商,因此和投资银行有关的业务量十分惊人。毫无疑问,华尔街有一大票银行想把那么庞大的购并计划抢过来作,原因很简单,除了收取的费用会多得让人吓一跳以外,完成计划之后,对公司的声望也是大有帮助,等于是免费作了广告。不过,贝尔斯第恩斯和纽约的银行却都打了退堂鼓,因为他们不希望因为接下这个案子,而和克莱斯勒那么有权有势的客户扯破脸。其实,当时73岁的传奇人物艾科卡(LeeI枷c吩)也被柯寇瑞请来帮忙,但还是没有银行想和克莱斯勒作对。

  有位摩根史坦利的主管也说了一段类似的故事,这件事和福特汽车(Ford)以及通用汽车(Generd ME01hrs)之间的冲突有关,而摩根史坦利这家历史悠久的公司,则硬是被夹在中间,如果想知道华尔街究竟是怎么运作的,那倒是可以从这个故事看到不少端倪。

  这个主管回想着那时候的情况,故事是发生在50年代。当时福特汽车是全美第二大的汽车制造商,但仍然不是股票上市公司。这家公司虽然一直被视为资本主义的象征,但在亨利福特(Henry Ford)发明大量生产的方法以后,将近40年的时间里,都没有让股票上市。50年代,福特家族的人仍然控制着大量的股权,但他们打算把一部分股票卖给大众,以便享受一下祖先辛勤工作所获得的成果。如果能把部分股票卖掉,那么福特基金会(F、ord勋undation)就可以把过去投资的心血,变成实际拿在手里的钱。换句话说,他们可以透过首次公开发行的计划而募集到很大的一笔钱。于是,福特基金会找上了摩根史坦利这家在华尔街首屈一指的投资银行,希望由他们来协助完成这项计划。

  那个时候,摩根史坦利大致都是作通用汽车的生意,而平常帮福特汽车负责投资银行业务的,则是高盛公司。由于福特基金会想把一些股票卖掉,因此希望能找到最顶尖的银行来负责整个承销计划。

  于是,摩根史坦利的负责人杨格(JoknYoung)便打了个电话给通用汽车的老板唐纳(Fred0)nlner)。

  杨格在电话里说:“小唐,福特基金会想卖股票。小唐,是基金会想卖,不是福特公司。当然,福特公司会和基金会合作,但卖股票的是福特基金会,他们希望由我们来负责帮忙承销。”他接着问:“这对你们来讲会不会有问题?”

  唐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回来,语调倒很冷静,他说: “小杨,这对我们不会是个问题,但可能会让你们碰到问题。”

  因此,摩根史坦利就这样退出了福特基金会的公开发行计划,就这么简单。通用汽车的主管只简单地回答了一句话,就让摩根史坦利决定不介入金额如此庞大的承销计划,而原因,就是因为这两家公司在市场上是竞争对手,这些事情就是这么搞的。就像这位摩根史坦利的主管说的,如果能和全美第二大汽车制造商的继承人作成生意,那会是件很棒的事情,但通用汽车却也招惹不起,因为他们的规模比福特更大,就是这么回事。

 

  老实树的下场

 

  在证券经纪这个行业里,真的是处处都有冲突存在。从这行成立以来,就一直有人问一个问题,那就是到底应该以客户的利益为先,还是应该以公司本身的利益为重?也就是说,经纪商真的和客户站在同一方,或者应该想办法让客户把钱全部掏空,然后自己趁机致富?在华尔街,不管是券商、客户,或是市场的监督机关,以及财经媒体等,每一天都在问这个问题。

  在华尔街工作的男男女女,虽然从事的是一种偶尔不怎么老实的职业,但大致来讲,这些人都还算是正直而有廉耻心。就像其他行业的人一样,有些人会取巧,走捷径,有些人一心只想快速致富,但也有人为客户着想,并且协助他们累积财富。不过,在证券经纪这一行,客户和公司之间一直有冲突存在着,而且一直都没能解决。

  罗福门(M比vin Roffmm)现在是罗密证券公司(R()fflnan Miller)的老板。这家公司位于费城(Philadelphia),专做经纪和自营方面的业务。客户主要是投资散户,从上流社会的人物,到只想在理财上得到一些协助的寻常百姓都有。罗福门会照应到小市民的实际需要,不过,他可不是一开始就有自己的事业。事实上,在不算很久以前,他还是费城的杰蒙时证券公司(JmneyMontg()nlery SDtt)研究部门的副主管。当时,他在公司担任的是分析师的工作,而他负责研究的产业是经营赌场的公司,以及旅馆、赌场和休闲娱乐业等。

  赌场的经营,本身就是很有意思的一种行业。他们把赌场的“胜率”计算出来,也亲自看着新的赌场完工,把大型游艇上的娱乐设施弄好。这是一种规模庞大而又光鲜亮丽的行业,但相对的投资金额也很庞大,必须冒较大的风险。经营这种行业的人,可以说是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的人都有,像是魏安(Steve Wynn)、川普(比naIdTlur叩)以及柯寇瑞等。如果把他们的故事拍成电影,那保证精彩绝伦,如果写成小说,一定也是引人人胜。

  有好几年的时间,罗福门对这份工作还颇能自得其乐,他觉得自己可以好好地观察赌场经营这一行。在这段期间,他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到过一些千奇百怪的地方,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到拉斯维加斯去玩玩。不过,日子并不全都是好玩而有趣的,事实上,在罗福门和川普集团有过一次传奇性的交手经验之后,他这种“既好玩又有趣”的日子,就彻底宣告结束了。

  罗福门所说的这个故事,可以让我们清楚地看到华尔街一直存在着的利益冲突。当时,他是个受人敬重的研究分析师,而他们的职责就在于不让投资人在选择股票或债券的时候,因为没有可靠的依据,而只能像掷骰子一样,完全凭运气。话虽如此,但就是出现了这么一次例外。

  1989年的时候,曾经被视为美国企业大亨的川普,开始对他在大西洋城(Atl抓ticGty)兴建“泰姬玛哈陵”(TaJMahal)赌场的计划大肆宣传。他宣称这将是当代世界的第八大奇观,广告宣传的说法是,这个睹场会盖得像皇宫一样地宫丽堂皇,一定能吸引赌客成群结队地到美国东部的这个拉斯维加斯来玩。根据川普的估计,这项计划是个稳赚不赔的生意。但对罗福门来说,这整个计划只有一样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为这项兴建计划而发行的债券,到时候会没办法付出本息。

  泰姬玛哈陵的计划耗资庞大,川普打算以发行债券的方式来筹集资金,利率高达14%。罗福门认为这么高的利率根本就付不出来,于是便提高了分贝,公开对川普提出质疑。在对这项融资计划作过完整的分析后,罗福门更确定这座赌场在完工后,一定没办法又偿还债券本息,而又能在没有赤字的情况下维持营运。因此,1989年6月的时候,他决定不将泰姬玛哈陵的债券列入杰蒙时推荐给客户的名单里。不仅如此,他还告诉《华尔街日报》,这批债券应该被列在“卖出”的名单上。根据该项投资计划的资料来看,财务的分析显得很异常,因此川普根本连第一次利息都会付不出来。

  《华尔街日报》在1990年3月报道了罗福门对这项计划的负面看法。这个报道一出来,除了马上在华尔街引起震撼外,也在川普的办公室挑起了轩然大波。不巧的是,罗福门在新闻见报当天,偏偏约好了要和某个川普公司的主管见面,而这个人正好就是大西洋城赌场的负责人。于是,他一踏进川普的公司,马上就被轰了出来,而这还只是个开头而已。

  整件事情真正有意思的地方在这里。川普看了那篇报道之后,不禁怒火中烧,威胁要控告杰蒙时公司,并要求罗福门为他所作的财务分析公开道歉。川普大叫不公平,他宣称罗福门的分析有瑕疵,而泰姬玛哈陵马上就能做到广告词里承诺的投资条件。

  不过,罗福门说什么也不肯撤销原来的说法。他仍然坚信泰姬玛哈陵的债券压根儿是个失败的计划。

  但罗福门的老板却不这么想,他站在川普那一边,并且认为罗福门的分析夸大其词,问题并没有那么严重。他要求罗福门撤回他的说法,推荐那批债券,告诉投资人它们具有投资价值。除此以外,他还要求罗福门向销售人员提出一项由别人完稿的报告,以吸引投资人买进这批债券。

  同时,罗福门的老板还要求他在一份报告上签字背书,那份报告宣称泰姬玛哈陵的计划将创造出史无前例的耀人成绩。到了这个关头,罗福门的主管问了他一个问题。

  “小罗,你能接受这样的报告吗?”

  罗福门的回答是:“接受它?怎么可能,那些债券根本连利息都会付不出来!”

  这个主管干脆再问清楚一点:“我没问你那个,我问的是,你能不能接受这个东西?”

  罗福门回想当时的情况,他说,这位主管就是希望整个争议能很快地过去,而且只有一个方法可以做到这点,也就是罗福门不再坚持己见,并且回过头来把这些债券推荐给客户。他们虽然担心客户可能会因为买川普的债券而赔钱,但他们更害怕川普的影响力。

  罗福门还记得这位曾经当过他主管的人,那个时候是这么对他提出警告的:

  “杰蒙时是百分之百由宾州共同寿险公司(Pienn MutualUfeInsurmcebI叩any)拥有的子公司。保险公司不喜欢坏了的东西,不喜欢负面的东西,也不喜欢有人要提出法律诉讼的事。因此,我不想再看到任何负面的东西了!”

  然后,这位主管还威胁着说,除非罗福门能照着川普的话来做,否则就解除他研究赌场业的职务。

  但罗福门还是不愿意让步。川普知道以后,暴跳如雷,再度威胁要告这家公司,于是,罗福门遭到开除的命运。

  在1990年10月15日那天,泰姬玛哈陵计划果然付不出头一次的债券利息,而后来也终于宣告破产,并且被迫重新调整债务结构,把利率调低到比较容易应付的水准。

  罗福门后来对杰蒙时公司提出了控告,并且在法院仲裁的时候获得了一笔庞大的和解金。他同时也到法院告了川普,后来双方同意在庭外和解,但和解的金额并没有对外透露。他从这两次法律诉讼所得到的钱,够他创立自己的公司,同时也能舒服地过着创业家的生活。

 

  第二个老实树的故事

 

  包伦(R皿致以)n)是华尔街最知名的基金经理人之一。他手头上帮人家操作的基金规模,就超过8亿美元,而且全部都投资在股票市场。他的头发有点斑白,但体格仍然很精瘦,和年轻的时候一样,包伦和金融圈几乎就像是连体婴,形影不离。他的名字常出现在《贝伦》这本财经杂志上,而且两者的英文名字刚好有共通之处。和罗福门一样,包伦也曾经在杰蒙时证券公司工作过,在他刚踏人这一行的时候,凭着自己三寸不烂之舌,毛遂自荐,而在杰蒙时谋到一个职位,并且帮这家券商成立了头一个研究部门。70年代的时候,杰蒙时公司雇用了250位证券经纪人,但却没有研究部门,因此没有数据资料可以帮他们把股票卖给投资大众。当时,整个公司只有一个名叫汤培乐(TonyTabell)的人在搞分析研究,他们分析股市的技术线图,也就是利用过去的股价走势,来判断未来的行情会怎么走,而且个股和大盘都看。不过,在那个时间,杰蒙时公司里还没有任何人对公司买进或卖出的股票进行基本面的分析,而头一个这么做的人就是包伦。

  他进了公司之后,第一件被指派的任务,就是每个礼拜到全国各地来回奔走,到客户可能会投资的上市公司去实地看看,熟悉一下他们的营运状况。因此,每个星期一他都得搭上飞机,到某个不知名的地方,然后从那儿带回来两三家上市公司的相关资料。同时,他每个星期也会写一封信给公司的经纪商,分析一下这些上市公司的发展状况,然后由他们想办法把股票推销给急着进场的投资人。

  今天,整个的制度也就是这么运作的,就像25年前一样。事实上,研究工作虽然不能说永远都很客观,但就专业投资这一行来讲,的确是很有价值的工具。华尔街有相当多颇受敬重的分析师,这些人和从事其他行业的人一样,在工作上总会碰到利益相互冲突的时候,但大致来讲,他们在工作上的确有很不错的表现,并没有在这里打混。现在,有些研究分析师每年的所得就超过100万美元。相对地,他们也帮公司把这些研究结果卖给客户。通常销售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把个别独立的研究报告卖给专业的基金经理人,另一种则是透过投资建议的方式,让阿公阿婆等一般投资人也能获得这些研究成果。华尔街分析师的研究越受到客户欢迎,他们的收入也就越高。

  包伦过了一年这样的生活,到各地旅行,收集研究资料,回来后再把他的基本面研究和同事汤培乐的技术分析整合起来。一年之后,包伦大胆地放手一搏,但得由自己来承担后果。当时有家叫做大众开发(G9nLgalDevelopment,GD)的不动产开发公司,包伦已经注意这家公司很久了,而且下了很大的功夫,他摸清了这家公司的发展状况,很笃定地认为它的获利很快就会转坏,而股价也会跟着暴跌。当公司的前景看坏的时候,股价通常都会大幅下挫,对券商来讲,如果能事先知道上市公司的营运状况恶化,那对下头的投资人真是莫大的帮助,因为他们可以在股价急跌之前,先将股票脱手,退场观望。

  包伦相信大众开发的情况正急速恶化,于是动手写了份报告,把这家公司营运出问题的情况分析了一下,然后发给每一个经纪商,人手一份,甚至还把它传给了《贝伦》财经周刊。而大家都知道这份周刊对股市行情有很大的影响力。

  包伦回想当时的情况,他说,《贝伦》周刊后来根据他的分析报告,而在《华尔街每周短评》(TA‘W乙“56r6ec 7、r6925cnp*)里对该公司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这份杂志是在周末出刊,到了周一上午,大众开发的股价果然大跌,每股跌了3块左右,成为34美元。当天,包伦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每个人嘴里都叽叽喳喳地谈着这件事。大众开发在营运碰上了麻烦,而未来的发展又不明朗,不过,他却是杰蒙时公司的大客户。

  他一到办公室,就有人告诉他有个电话在等着,是大众开发的董事长打来的。不用说,包伦赶紧拿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你到底在讲什么东西?你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接下来还说了一些不适合刊载的话,这个主席在电话里对包伦大声咆哮,因为他竟然对该公司作了这样的分析,而且还被刊在《华尔街每周短评》上头。他像连珠炮似地在电话里破口大驾,怒气未消,啪地一声挂掉了电话,但猛烈的攻势还没结束。主席挂了电话以后,大众开发的总裁接着也打了过来,同样的破口大骂,同样的结果——对方啪地一声也挂掉了电话。

  这个时候,包伦办公室附近都骚动了起来,气氛显得非常不安。他记得那时候一下子听到有人用力关门,一下子有人用力挂电话,乒乒乓乓不绝于耳,好像协奏曲一样。那种展耳欲聋的声音,就像贝多芬第五号交响曲的开头,总让人有种坏兆头的感觉。当时,整个杰蒙时的办公室到处是砰砰,砰砰的声音,不断有人开门,也不断有人重重地把门关上。

  过了一阵子后,包伦被叫到史卡德(Ed8ar SDtt)的办公室里,他是杰蒙时公司的总裁。

  他说:“小包,我们都很喜欢你,也觉得你的工作做得很棒。但我们正要参与大众开发的一个承销计划,而你把这事儿给搞砸了。你对公司的客户写了一篇负面的分析报告。现在,他们威胁要控告我们,我们没办法承受这样的压力,因此必须把你开除,你在中午之前必须离开这里。”

  包伦尽责地警告公司的客户,要他们注意大众开发的最新状况,但却落得这样的下场。不过,从某个角度来看,包伦和罗福门一样,也是最后得到胜利的那个人,后来,大众开发果真宣告破产,但包伦并没再回到这家公司,而在别的地方找到了更好的出路。

  话说过了19年以后,包伦随手翻开报纸,刚好看到了报道,知道罗福门在杰蒙时这家过去待过的公司,碰到了类似的命运。于是,他打了个电话给罗福门,对其遭遇表示同情。不久后,罗福门的律师和包伦通了电话,而他们的对话,对罗福门后来能得到大笔的和解金帮助很大。

  华尔街的情况,有时候就像赌场里的输盘一样,怎么过去,就怎么回来,真是风水轮流转。

 

  口说无凭,写下来才算

 

  人在一生中所能学到最好的东西,往往都是不用花钱的。至少,在新工作开始起步的时候,每个人都希望如此。对包伦来讲,他在交易方面所学到的头一件事,就没花他什么钱,而且也是他学过的最好的东西。包伦现在是华尔街颇具知名度的人物,他的专长并不在进出股市时机的判断,也就是说,他关心的不是股票到底处于多头或是空头行情。他精通的地方在于选股,最擅长个股分析,而且因为能选对股票而颇为自豪。他买的股票,都是他认为在3年内会涨1倍的股票(我们不也都是如此看待我们自己所买的股票吗?)。

  他大学一毕业就先进了法学院。不过,后来他觉得华尔街要比法学院有趣得多,于是就在华尔街开始了职业生涯。他当时的想法是,从事法律方面的工作似乎有点假道学,而且,要研读那么多的判例,还得为当事人写一大堆答辩书,这应该不是他愿意一辈子投入的事业。不过,上法学院倒是有个好处,那就是可以不用当兵。在60年代后期,如果不留在学校的话,几乎每个人都会被征召到部队里去学点东西。

  在征兵的事完全过去以后,包伦马上转到华尔街。他有个叔叔,过去曾经推荐他看一些投资理财方面的书,这是他对金融市场产生兴趣的原因,这些书现在都已经成了经典著作。其中,有一本是由著名的技术分析师葛瑞福(Joe Granville)所写的。60年代的时候,葛瑞福在技术分析方面的功力,开始变得越来越有名气。技术分析师所做的,就是根据过去股价的表现,来判断未来的行情会怎么走。薄薄的一本书,竞可以教人如何轻松地致富,于是,包伦马上就着迷了。

  不过,事情可没那么简单。他刚到华尔街的时候,为了找工作倒花了不少力气。当时,他口袋里只有600美元现金,但因为跑去念法学院,因此有1300美元的负债。对一个后来靠分析资产负债表来过活的人而言,这样的财务状况实在不怎么高明。

  还好,后来包伦终于找到了一份研究助理的差事,而且很快就在这方面变得很高明。连一些华尔街顶尖的投资人,也得靠他和一位老伙伴来提供个股的分析资料。由于这两个人的技术实在高明,于是在1975年的时候,开始有其他的券商以金钱、工作补贴和职位等好处来引诱他们,希望他们跳槽。其中有一家和时证券公司(Her3feld and Stem,H&S),挖墙脚的动作特别积极,用尽各种方法来说服他们带枪投靠。

  和时证券有一位叫做塞登(S1e1肥nSeiden)的资深主管,就不断捧着各种好处来引诱他们。他每天打电话到他们办公室,也打到家里,连午夜的时候也打,向他们保证转换跑道后会有甜头等着他们。

  塞登也经常派高级大轿车,来接包伦和伙伴到他的办公室,并且以对待上宾的方式来款待这两位明日之星。连续好几个星期,塞登硬是用这种方法来讨好他们,希望能把他们挖过来。请他们来总公司吃午饭,几乎已经成了例行公事。大轿车和专用司机也是一样。同时,塞登也时时刻刻都夸赞他们,说他们对股票的分析极有见地,而且拥有那么多权大势大的客户,他们受到的款待,大概只有皇室才能享受得到。这么殷勤的挖角攻势终于奏了效,在连续几个月的轿车接送和密集的讨好之下,这两个分析师不再抗拒诱惑,决定接受和时证券的请求。

  于是,包伦打了个电话给塞登,好把这桩事给敲定下来。

  他兑:“好吧,老塞,我们决定加入。我们会到和时证券来,6月开始上班。”

  塞登对他们的决定感到非常高兴。再一次地,大轿车等在那里,准备接这两个分析师去他们的新办公室,在一些必要的文件上签字。事实上,在整个挖角的过程里,大轿车和司机已经成了固定的安排。这两个人觉得这些都会定时出现,因此以为在接下了新的工作以后,这些安排也会一直维持下去,他们心里想,自己既然成了华尔街的明星人物,就把这些当成是额外的津贴吧,毕竟感觉起来还蛮相配的。

  在他们前往和时证券的时候,这两个人一方面觉得很兴奋,另方面也因为受到这种明星级的待遇而沾沾自喜。他们到了新公司以后,被引导到资深合伙人柯恩(PaulCohen)的办公室,这地方感觉起来很隐密,有完全属于自己的空间,而且处处都是最高级的陈设。

  柯恩表示欢迎他们加入,他说:“这里能有你们两个小伙子真好,我们会一起合作,努力把事情做好,这个公司是最适合你们的!”

  他们签了合约,然后被送到门口,但他们下楼之后,发现大轿车竟然不见了,四处都找不到。

  包伦当场就学到了一个教训,那就是没用白纸黑字写下来的东西,就不会是你的,不管你觉得自己有多重要,都没有用。

 

  从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除非是刚好碰到假期,否则美国政府在每个星期一都得向别人借钱。而借钱的方式,是公开发行3个月和6个月期的国库券。平均来说,美国财政部每周都会卖出23亿到26亿美元的国库券,以配合进行中的政府计划。这些国库券会付利息给持有人。和国债不同的是,这些利息并不会真的寄给投资人,财政部的作法是,在发行国库券的时候,就会根据面额,以折扣价格把它们卖给投资人,用这种方式把实际的利率反映出来。举例来说,假定国库券的利率是5%,那么面值为100美元的国库券,财政部会以95美元的价格把它卖出,而到期的时候,财政部偿还100美元,投资人所赚的,就是这5%的利率。至于时间的长短,则视到期日而定。有的是30天,有的是60天,有的则是90天,就这么简单。

  很多专业的交易商和投资人,都把国库券当成投资的临时避风港。以3个月期的政府债券来讲,不管怎么看,都是一种没有风险的投资,更何况就短期资金的运用而言,这样的投资报酬率也算合理。因此,不少大型的投机客,或是投资人、交易商,甚至于散户投资人,在还没决定怎样作比较长期的投资之前,都会先买些国库券,让资金有个暂时安置的地方。同时,他们在这段期间还能赚个3%、4%,或是5%,而且完全不用担心会亏损半毛钱。

  不过,有意思的是,现在没有哪个投资人真正摸过国库券了。在过去,投资人在购买国库券以后,会拿到财政部发给他们的国库凭证,现在这种凭证已经看不到了,再也没有人可以把这种设计得很复杂的国库凭证拿在手里。

  事实上,现在如果真的持有国库券,那反而变成了违法的事情。班汉(Jimbnham)是一位著名的基金经理人,他负责操作一组彼此可以相互移转的共同基金,他解释了为什么情况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过,你大概也猜到了,一定是发生过什么精心策划的诈骗案件,才会让国库凭证从民众的手上消失。

  我们先说说班汉这个人的背景,他负责操作的那组共同基金,现在是由另外一家大型的富兰克林基金公司(FI.mlklinRlzs)urces)所拥有。他进入这行没多久,就离开了美林证券,并且一切从零开始,创建了自己的基金公司。经过了将近20年的努力,这家公司在华尔街已经成为势力庞大的投资机构。该公司的客户,都是想买债券或债券基金的个人投资者。由于消费者都希望缴付很少的费用就能购买共同基金,因此班汉利用了这种心理来扩大自己的霸业。他运用低价策略来销售金融产品,并靠着这种方法赚了钱。同时,由于他满足了广大客户群的需要,因此公司不断地成长,资产总值一度达到140亿美元。后来,他以5000万美元的价格把公司卖给了富兰克林基金公司,至于他自己的资产嘛,根据报道,应该有1亿美元。

  他是一个话不多,但很有自信的人,而且在金融市场和经济方面的学习能力很强。为了增加自己对债市投资环境的了解,他会细心地研究债券的技术线型,以及通货膨胀的趋势和各种经济指标。如果你因此认为他只知道工作而不知道玩乐,是个非常枯燥乏味的人,那你就错了。事实上,他是个蛮有天分的音乐家。好几年来,他一直是信念与声誉乐团(FullFaith肌d CrditOrchgtra)的首席伸缩喇叭手。那是一个以即兴表演为主的爵士乐团。

  另外,班汉也是个很喜欢说故事的人,他随时都可以讲些笑话来缓和周遭的气氛。如果各地的交易所有什么新的趣事传出来,他也会毫不吝音地说给客户或记者们听。同时,他对金融市场的历史也是如数家珍,令人赞叹。而且不少过去的往事,也和华尔街刚出炉的笑话一样,都会达到令人喷饭的效果。这里就有这么一个例子,从这个故事里,我们就知道为什么今天没有人能真的把国库凭证拿在手里了。

  美国政府是从1976年开始,不再把国库券的凭证发给投资人,原因是,持有国库券的人,很容易就可以从中搞鬼。班汉回忆说,如果投资人的诡计得逞的话,那么他们从国库券得到的利息收入,就可以完全不用缴税。

  对财力雄厚的投资人,或有意买进大笔国库券的人来讲,这种避税的把戏其实很简单。他们只要在买了国库券之后,再买张机票飞到瑞士就成了。过去,凡是透过政府每星期的发行来购买国库券的人,财政部就会发一张长宽分别是8.5英寸和11英寸的凭证给他们,这些凭证的票面价值刚开始的时候是1万美元,接着变成10万美元,后来又变成1000万美元。这些凭证都是不记名的,任何人到期都可以拿去兑现。脑筋动得快的投资人,对当时的税法都搞得很清楚,他们会先把这些不记名的国库券放在一个信封里,在信封上写好自己的名字和地址,然后再把信封塞在上衣口袋里,就可以到机场去了。接下来,他们想办法搭上飞机前往苏黎世,在瑞士找家银行开一个号码账户(上头只有一个号码,不用把开户者的名字列在上面)然后由这家银行来收取国库券支付的本息,这些钱会直接转到瑞士银行的户头里,而且没办法追查开户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因此,这些聪明的美国投资人利用这种方法,从来就没有被政府课到税。

  美国过去是不准民众公开把大笔的金钱移转到国外的,而国库券持有人这种取巧的作法,却可以规避这条法律的限制。因为放在信封里的国库券在通过海关人员的时候,并不会触动侦测器,投资人经常可以顺利地带着这些东西潜离国境,而不被发现。这实在是桩不错的买卖,以1000万美元的国库券来讲,如果是3个月期,利率5%,那么以年利率来计算,只要90天就可以得到50万美元的收益,而且完全不用缴税。班汉还记得,除了这种不法的勾当之外,当时另外还有一种取巧的手法,也让聪明的投资人可以得到国库券的利息收入,而又不必缴税。作法是这样的,投资人必须到二级市场去买国库券,而不是在政府发行的时候购买,买到国库券后,他们会继续持有,等着看它们的价值逐日增加,一直到接近到期日的时候为止。这时候,国库券的持有人才需要因为利息收人而缴税,但在此之前,这些口袋有钱的投资人,就已经先一步把它们卖掉了。这么做,既可以拿到大部分的利息,而又不必付任何的税。

  要了解这个程序的话,记得美国财政部在每个星期一都会发行3个月和6个月期的国库券。投资人可以直接向财政部或联邦储备委员会购买。国库券支付的利率水准还算合理,过去一直都在3%一10%之间。财政部发售国库券的时候,是以折价的方式卖出。也就是说,利率在当场就从面额里头给扣掉了。举例来说,假如投资人买一张3个月期,面额为100美元的国库券,利率是5%,那么投资人在买的时候,只需要付95美元就行,等国库券到期的时候,投资人可以拿到100美元,赚到5%的利率。班汉的说法是,国库券就像电梯一样,买的时候只花了95美元,但它的价值会逐步增加,而到期的时候就刚好是100美元。

  在70年代以及更早以前,根据美国税法的规定,在距离国库券到期还剩10天的时候,谁持有这张国库券,谁就有义务要为利息收人缴税。于是,聪明的投资人想到了一招,可以在距离到期日11天的时候把国库券卖掉。所以,他们会到二级市场去购买国库券,以避免留下任何正式的购买记录。记住,越接近到期日,国库券的价值就越高,而在距离到期11天的时候,它们的价值其实已经很接近面额了。这些机伶的投资人在第89天卖掉国库券,这样子一毛钱的税都不必付。

  下次你去买国库券的时候,不妨要求经纪商把凭证拿给你,当他说对不起,不能给你的时候,问他为什么不行,就当作好玩吧。

 7/11   首页 上一页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均线战法研究

下一篇:选股绝招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Powered by Gupiao8.com © 2014 粤ICP备050367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