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书籍 > 正文

华尔街传奇

 

八、Crash Tales 崩盘的故事 

 

  小马是在1987年股市崩盘的时候,

  运用钱滚钱的方式赚到好几百万美元的。

  在他31岁的时候,

  就下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赌注,

  而且从此让他这辈子不愁吃不愁穿。

  虽然小马交易上的成功来得突然,

  但他可是经过了长期的训练和准备,

  才能够这么漂亮地出击。

 

  股市于1987年发生的崩盘事件,在现代的金融史里面,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虽然这次事件对一般大众所造成的冲击,并不像1929年那次的崩盘来得那么凶猛,但它对华尔街来讲,可真是沉重的一击。这次的崩盘,象征着80年代狂飙的时代已经宣告结束。同时,整个市场溃不成军的惨状,也提醒了专业投资人必须居安思危,因为行情突然出现一次反转,就对他们造成了这么大的冲击。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1987年的崩盘也很值得注意,因为它清楚地显示,国际金融市场的运作方式已经和过去大不相同。由于复杂的投资工具不断创造出来,加上科技发明带来的冲击,以及有能力于一瞬间就让资金在全球快速转移等,这些因素都对10年前发生的崩盘事件有推波助澜的效果。

  同时,这次崩盘也让个别投资人学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在盘势下挫的时候“逢低进场”,应该都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确,从1987年崩盘以来,投资人如果每次在股市下跌的时候,都进场增加持股的话,那么这段期间也已经获得了相当丰厚的报酬了。当然,很多人希望这次学到的经验,不会在下次股市出问题的时候让他们损失惨重。

  在1987年10月股市崩盘当时,以及事件爆发的前后几天,曾经有一些让人想像不到的状况发生。接下来的几个故事,就和这些离谱的事儿有关,知道的人并不多。这些故事可以让我们学到一点经验,但有几个只是想故意吓吓人,或让你觉得好玩罢了。

 

  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

 

  从纽约证券交易所专业会员(specialist)的角度来看,1987年的崩盘是件难以置信的事,这些专业会员平常要为各种股票的买卖双方撮合交易。他们负责操控交易所的“竞价制度”(auctlon system),让股票能在交易大厅里顺利地进行买卖。他们会把卖方想卖多少钱告诉买方,也会把买方想以什么价值买进告诉卖方,而报价上的差异,通常是买卖双方各让一步,平均分摊。

  纽约证交所大约有2500档股票上市交易,专业会员除了要扛起竞价制度的重任以外,还得负责维持市场交易的秩序和公平性。例如,假定市场上有人想把某档股票卖掉,但却找不到买方,这时候专业会员也许自己就得把这些股票买下来,过几天有买盘进场的话,他就可以把这些股票转卖出去。简单来讲,当市场上没有卖方的时候,专业会员就得把股票卖给有意买进的人,而市场上没人想买的时候,他们也得自己把卖单吃下来。他们之所以这么做,目的就在于确保股市有足够的流通性,而且是有效率的。

  每一天,这些专业会员都让自己公司的资金承担着莫大的风险,如果哪天市场出现了什么突发状况,或是交易的时候不幸搞了个大飞机,那么他们的公司可能就得关门歇业。但这倒不是说干专业会员没什么好处,事实上,在股票市场负责撮合交易的工作由来已久,而且是利润相当高的差事。

  不过,专业会员还是会碰到连饭碗都保不住的时候。

  石家文就对这样的日了有过很深的体会。他从1948年开始,就在纽约证交所工作,也看过市场对各种出人意料的状况会有什么反应。例如,杜鲁门(HanyTlvrnan)在194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意外地获胜、肯尼迪总统遇刺身亡、越战爆发、杭特兄弟恶性炒作白银市场,当然还有1987年的股市大崩盘等。虽然他亲眼看过那么多悲剧事件,对整个国家和股市都造成了冲击,但他仍然是个很有幽默感的人,特别是那种面对灾难而表现出来的嘲讽式的幽默。华尔街过去在碰到悲惨的状况时,就会有人用这种幽默的态度来应对,这很多人都知道。

  对投资人和交易商来讲,1987年10月19日那一天,是个特别难挨而又让人精疲力竭的日了。在纽约证交所担任专业会员的人,当天更是受到了无法想像的重创。一整天,专业会员们都得从惊慌失措的卖盘手里硬是把股票买下来,价格一路下挫,他们在吃下这些卖单的时候,没有人能保证股价未来会有回升的一天。如果盘势全面崩跌,像是20年代那种极度恐慌的状况,那么这些专业会员的公司没几家能活得过那个礼拜。话虽如此,他们还是得把股票吃下来,因为除了他们以外,没有人会这么做,而这毕竟也是他们的职责所在。后来。黑色星期一结束的时候,没几个专业会员有把握第二天上午自己的饭碗还在不在。

  石家文以沙哑的语调,诉说着当时那种纷乱骚动的状况。他在华尔街那么久,但这样的惨状还从来没见过。当天市场一片慌乱,卖单多得让人应接不暇,半天都过去了,但他连时间都懒得看,以为开盘才过了几分钟而已。在黑色星期一市场大溃决的当儿,石家文在早盘刚结束不久,想办法暂时逃离了现场,出来喘口气。街上吹过来的冷空气,让他重新打起了精神,而他有名的幽默感也在这时候浮了出来。

  就在他从里头走出来的时候,记者马上就围了过来,都急着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有个记者问他,纽约证交所里头的情况如何,石家文就描述了市场上一片疯狂,失去理智的乱象。

  “里头的人都惨了,很多人过去40年在交易大厅建立起来的事业,一夕之间全毁了。里面那些人可能连吃饭的家伙都保不住。”但是,石家文也告诉那些急着抢独家新闻的记者说,整个交易制度还在正常地运作。

  “专业会员们在做他们应该做的事,团队的精神相当了不起。每个人都卷起了袖子,把分内的事情做好,让市场能发挥作用。”

  记者接着问:“到底亏损了多少钱?”

  石家文答:“好几百万美元,好几十亿美元吧,花了30年才把名声建立起来的专业会员,这下子全完了,30年的辛勤工作,全泡了汤。”

  记者又问:“你是专业会员吗?”

  石家文答:“是的,我是个专业会员。”

  记者为了想多写些和崩盘有关的猎奇消息,于是继续追问:“里头有没有人自杀?有没有人从窗户跳下去?”记者边问,还边流着口水,希望能抢到独家大新闻(在1929年股市崩盘的时候,华尔街盛传发生了多起跳楼事件)。

  这记者还问:“你自己的情况呢?你公司的情况又如何?你会赔钱吗?”

  石家文绷着脸,回答说: “30年的努力,在3个小时内就尽付流水。”

  记者又问:“在这种情况下,你打算怎么办?”

  石家文很认真地回说:“我拨了通电话给太太,然后要她把家里的保安员给开除了!”

  话一说完,石家文就回过头,继续作交易去。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每隔一段很长的时间,在天上掌管交易的众神,就会向下看着某个年轻的交易商,然后对着他露出关爱的眼神。不过,多数时候,诸神们还是会眷顾他们在凡间所挑中的实力派代表人物,像是索罗斯、史坦和(M1小既lSteinhMdt),以及罗伯森(J山anR()benLgDn)等。还有,大概每隔个一代,就会有个原来默默无名的年轻小伙子,像天纵英才似的,突然在市场上冒出头来。或许他耀眼的表现仅是昙花一现,而且只不过是于了一笔金额庞大,而又很漂亮的交易而已。

  马替若(Ma工ty Martino)的故事,就是如此(这是真人真事,但在他本人的要求下,我们用了假名,以避免让他和他的家人曝光)。小马现在38岁,但已经尝过市场大户的滋味,有资格写写股市作手回忆录之类的书了。他在舞台上充当主角的时间很短,前后加起来不过几个月而已,但这短短的几个月,就让他成了千万富翁。

  你知道吗,小马是在1987年股市崩盘的时候,运用钱滚钱的方式赚到好几百万美元的。在他31岁的时候,就下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赌注,而且从此让他这辈子不愁吃不愁穿。他靠着这笔交易,可以在还没被市场的压力和紧张情绪压垮之前,就从容地离开了华尔街。这笔交易,也让他的妈妈从辛苦的教书生活中提早退休,拿着一大笔钱,舒舒服服地过日子。另外,小马的妹妹、小马的客户、还有小马的公司,也都靠着这个很有眼光的决定而得到好处。小马就凭着一次敏锐的观察和大胆的行动,稳稳地在华尔街的名人堂上占了一席之地。

  虽然小马交易上的成功来得突然,但他可是经过了长期的训练和准备,才能够这么漂亮地出击。从他第一天到史密斯巴尼的选择权部门上班,到最后一天在摩根斯坦利担任衍生产品分析师,小马这辈子就是想作这么一笔金额庞大、而又能够扬名立万的交易。

  小马大学一毕业,就直接到华尔街工作。他还在念书的时候,有一年暑假到史斯密巴尼公司打工,天天跟在康培(G11Kemp)身边学习。马上就被金融市场给迷住了。他对市场实在太着迷,连毕业论文的题目都和股票期权有关。后来,论文里头的东西不仅让他还了大学的助学贷款,而且还可以应付未来一生当中的任何一笔账单。

  80年代初期的时候,小马在工作方面还在初学的阶段,而股市期权也在初步发展期。股票投资人头一次听到股价指数期权这玩意儿,也不过是一两年前的事,当时,还没几个人懂得怎样利用期权来作为避险和投机的工具。因此,小马虽然在选择权方面是个新手,但反正一切都刚开始,因而在市场上取得了有利的位置。后来,这项投资工具成了发展很快的一种衍生金融产品。

  现在你已经知道,股票期权和股价指数期权,基本上都是很简单的一种衍生金融工具。投资人透过这些工具,有权在未来某个日期以前,用事先决定好的价格,买进或者卖出某档股票或股价指数。期权一方面可以让投资人针对自己的持股来避险,另一方面,他们也不再真的进场买股票,只要用到买股票所需成本的一部分,就可以进行投机性的操作。和其他的衍生工具一样,期权的价格也是跟着投资标的价格波动,同时,期权也可作为个别股票或是股价指数的替代品。

  不过,有些和股票价格不全然相关的因素,却会反映在期权的价格上。例如,股市的波动程度、一般的利率水准,以及到期之前货币的时间价值(time value)等,都是在计算期权价格时的重要因素。我们说这些的目的,不是想让小马的故事听起来好像很复杂的样子,而是希望能显示出期权在定价和实际的操作策略方面,实在是不容易搞懂。

  期权价格的决定,是透过复杂的数学公式计算出来的。发明这种计算公式的,是两位真的懂得这玩意儿的大学教授,交易商可以利用所谓的“布莱克一斯科尔斯”(功ack—Schol朗)模型(以这两位教授的姓来命名),把期权的合理价格算出来。期权交易商如果能够找到期权市场的价格差异,并且根据期权和标的投资对象之间的价格异动来操作,就能赚到钱。布莱克教授(Fisher功acN和斯科尔斯教授(Myron Scholes)了解这些理论是怎么回事,并且协助创造了和股票有关的期权市场。这两个人头脑这么好,大概不会有人想邀请他们参加舞会。

  毫无疑问,这些东西会让人一个头两个大,但小马就很懂得这些数学公式的窍门,才能变成千万富翁。小马先在华尔街的几个中等规模的公司做事,学习有关期权方面的东西,并且是从最基础开始学起。到了1981年,小马进入摩根斯坦利这家华尔街的龙头公司。当时,该公司刚刚成立衍生金融商品的部门,而小马就是加入这个部门,并且开始认真地研究这些神秘兮兮的期权、期货,以及其他“人工合成”的金融投资工具。到了1987年,他已经准备就绪,就等着在华尔街名利双收了。

  这个时候,有家叫做利而禄的公司,正忙着在华尔街打响自己的名号。他们在市场上大力推销一种主动避险的概念,投资人称之为“动态避险” (dynamic hedging)。后来,大多数人都把它叫做“投资组合保险”。这种复杂的投资策略可以让基金经理人拿来作为避险之用,而且曾经对华尔街的运作造成相当大的影响。简单来讲,投资组合保险这种策略,可以让股票投资人不至于因为股市意外地下挫,而在投资组合方面蒙受亏损。根据这种投资手法,基金经理人应该以手里的投资组合为对象,然后在市场上大卖股价指数期权,或是股价指数期货,以便在股市下挫时,可以在这方面获利。事实上,基金经理人在持股部位不变的情形下,等于是在期权及期货市场卖空。期货被用来作为投资组合的代用品。如果基金经理人对衍生金融商品“作空”,那么股价下挫,他们就能赚到钱,并且弥补他们在股市承受的亏损。采用这种作法的话,他们在股市碰到空头行情的风险,就被“动态地避险了”。投资组合保险是一种神秘的“黑盒子”策略,它要投资人不断地卖出期货或是期权,直到股市不再下跌为止。

  不过,有个问题当初的人没有想到,那就是不断抛售这些衍生工具,会加重股市的跌势。因此,每次根据投资组合保险在市场抛空的时候,都会触动另外一波的卖压,这种恶性循环在1987年10月19日那天,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小马当时是在摩根斯坦利的期权部门工作,他发现这种避险方法实际上根本避不了险。他心里想,如果每个人都在同一个时间试图为投资组合避险,那结果一定是一片混乱,没办法收拾,而在这种乱局之中,投资人个个都急着抛售头寸,最后的结果就是迫使股市崩盘。

  这样的论点,当时根据投资组合保险来作投资的人,从来就没有认真思考过。当初发明这种投资策略的几个“天才”认为,绝对不会出现一连串的事件,迫使所有的投资人一个接一个地采取投资组合保险的手法。他们认为,这种现象会让股市加速崩盘,但他们当时根本看不出会崩盘的迹象。

  的确,在华尔街的历史里,投资人都急着离场的现象并不常见。过去曾经发生恐慌性卖压的时间,分别是在1871年、1914年、1921年、1929年、1937年、1969年、1973年、1978年,以及1979年。这些情况都是市场先出现一片疯狂的气氛,最后造成股市暴跌。但是真正的崩盘,则是好几代才会出现一次,而在1987年的时候,没有人相信自己是属于“崩盘的一代”。

  事实上,股市在1987年一直不断地攀升,连最老经验的专业投资人都没想过市场会不会下跌的问题。以当年的前16个月来看,道·琼斯工业股价指数的涨幅就高达27%,让人看得傻眼。当时涨势之凶猛,在市场的历史里还找不到先例。借用20年代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市场的荣景看起来已经达到了“永久的高峰”,永远不会下来(著名的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费雪[1r6n8FIsllo],曾经在1929年用这句话来形容当时美国的经济状况,但这句话说完一个礼拜之后,股市就出现了崩盘,而经济大萧条也紧跟着而来)。

  小马从先人的经验里学到了教训,于是直觉告诉他,在80年代主导着整个市场的投资人群体心态,也许会像1929年一样,突然让市场出现恐慌性的卖压。小马和周遭的那群多头不同,他根据自己的直觉,想到过去历史上曾经发现过的状况,也就是多头行情和某些意想不到的情况加在一起,曾经击碎当时每个人对经济所抱持的乐观期待。

  小马把市场在1929年的“样子”拿来和1987年作比较,他发现当时市场的模式,和60年前的情况可以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他把两个时期的走势图形放在一起,对照着看,发现市场每一个阶段的走向都非常雷同。在1987年的图形里惟一还没出现的走势,就是后来在1929年摧毁了整个盘局的急跌行情。小马相信,如果真的能够鉴古知今的话,那么股市即将出现的崩跌情况,将是华尔街近几十年来所承受最沉重的打击。同时,小马也认为,美国利率从1987年4月开始猛然上扬,更会加速市场的跌势。

  像小马这种交易商,是想到就会去做的人。他坚信一件事,那就是不管原因是什么,反正华尔街正在死命地重蹈历史覆辙,而且情况相像得让人吃惊。而且,这不仅是上次那样的崩盘而已,由于现在有一些让人搞不透的电脑交易方式,杀伤力更大,因此这回崩盘的力道会更惊人。这种黑盒子似的投资策略将引发的卖压,会使得1929年的崩盘感觉像是在公园里散步一样不算什么。因此,小马决定要孤注一掷,作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一次交易。

  到1987年10月,小马开始大量地下注。他赌股市会大幅下挫,而且很快就会发生。事实上,如果小马当时就赌股市会崩盘的话,那也不算夸张,这倒不是说小马希望市场发生悲剧,但他的研究使他相信一件事,那就是股市有史以来最强的多头走势,和过去一样,将会以悲剧收场。根据小马算出来的结果,如果股市下挫,那么跌幅大概会达到20%左右,才能修正过去几个月以来涨幅过大的现象。同时,他也相信在现代的交易技术下,科技的进展加快了金融市场的交易速度,因此这么大的跌幅,有可能会在一天之中就出现。

  在确信股市将要出乱子之后,小马开始寻找适当的期权投资工具,以便在股市崩盘的时候能得到最大的利润。他后来挑上了标淮—普尔500期货的期权卖权,如果股市下跌,期权卖权的价值就会增加。因此,假定小马猜对了,股市真的大幅挫低,那么期权的价格就会额涨,而他也会跟着一夕致富,他所运用的操作策略,可以让他用非常低的成本,就可以大量持有这种复杂难懂的投资工具。如果他猜对了,那它们的价值会急速扩增,但如果猜错了,小马就得承受巨额的亏损。

  小马为他自己、他妈妈、他姊姊、以及客户所买的期权卖权,价格低得让人无法相信。它们之所以那么便宜,用市场的术语来说,是因为它们是“价外”(皿tofthemoney)的,意思是说,期权的价格实在是远低于股价指数,除非市场出现了难以想像的大灾难,否则指数是不可能跌到那个水准的。小马买进的价格是每张0.0625美元,他买了无数张,甚至还借了5000美元给他妈妈,让她也进来玩玩。

  道·琼斯工业指数在8月的时候,就已经触及顶部了,当时指数一度涨到2722点,创下当时的历史新高。后来,美国的利率开始上扬,美元汇价却急速下滑。同时,美国和德国的贸易紧张关系升高,而雷根总统也在波斯湾和伊朗干上了。于是乎,原来被认为已经攀上“永久高峰”的股市荣景,突然间变得好像只是过眼云烟而已。到了9月,市场开始失去镇定,气氛显得骚动不安,到了10月,小马预期会出现的大跌走势就开始了。

  不过,投资人当时却仍然相信在9月过后,市场的跌势就会结束,因为9月向来是一年当中股市表现最差的月份。

  但小马可不这么想,他认为盘势马上就会大跌。于是,他在10月初开始采取行动,因为他知道进场的时机是最重要的,他把市场上所能找到的便宜卖权全给买了下来。两个星期以后,股市的大祸终于临头。

  在10月16日结束的那个礼拜,道·琼斯指数就下挫了350点,小马的卖权价格暴涨。原来买的时候每张是0.0625美元,现在已经跳升了9美元,每张期约的价值整整涨了144倍,光是10月16日当天,道·琼斯指数一天就跌了100多点,是有史以来单日指数跌得最多的一次:这就是小马预期会发生的崩盘吗?他觉得忐忑不安,是不是该获利出场,见好就收?

  事实上,从各方面来看,股市其实在9月和10月就已经算是崩盘了,道·琼斯工业指数从8月的2722点一路跌到10月16日的2240点,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暴跌了480点。但是小马决定再等一天,因为他觉得真正的高潮就要出现了。

  现在,每个人都知道黑色星期一是怎么回事了。1987年10月19日,是股市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一天,当天道·琼斯工业指数狂泻508点,一天之内就重挫了22.5%!小马的卖权价格从原来0.0625美元飘涨到50美元,比当初的价格涨了800倍,小马的妈妈原来投资5000美元,现在一下子变成了400万美元。于是,小马的公司,小马的姊姊,当然还有小马自己,就在股市暴跌之际,狠狠地大捞了一笔。他细心地作了功课,而所得到的报酬,在市场上很难找到足以比拟的。看起来,小马是又厉害又幸运。

  由于股市跌得实在太掺,华尔街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小马心想,虽然自己判断正确,赚了大钱,但他可能永远都得不到这笔钱。如果华尔街整个崩溃了,那么就算这笔交易赚了钱,可能也没办法兑现。期权的交易是一种零和游戏(肥抛—肋mgame)有人赢钱,就一定有人赔钱,小马是从别的交易商那里把卖权买过来,因此,他们赔掉了小马所赚的钱!如果他们都破产了,那又有谁把钱付给他呢?

  不过,对小马来讲,幸运的是整个交易制度并没有停摆。华尔街在股市崩盘之后,整个瘦了一大圈,但交易制度存活了下来,而小马也拿到了他赚的钱。小马心里想,假使当时连交易制度也跟着毁了,那就算真的拿不到钱也没办法。毕竟,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每个人都得在同一条船上,大伙儿只好一块儿共渡难关了。还好,小马的那笔账后来还是结清了,他赚了“好几百万,好几百万,好几百万美元”。他自己不愿意透露到底赚了多少钱,但别人证实他那次真的大赚了一票。华尔街传说他总共赚了1300万美元。

  小马后来在1989年离开了华尔街,搬到美国中西部一个高级的滑雪度假区,陪伴孩子们一天一天地长大。他仍然在市场上进出,且甚至还打算下一次大注。他认为目前的贵金属价格过低,简直低得不假话,就像1987年股票价格过高一样,特别是黄金,更是被低估了。

  再一次,他又是属于市场里的少数,但在知道小马过去的战绩之后,你会和小马对赌吗?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李易(Wang Lee)在华尔街所从事的职业,以市场的行话来讲,是个“裸部位”的期权卖出人,以收取权利金(Premium)为业。当然,这意思不是说,李易在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卖期权合约给买方时,除了脸上的笑容以外,身上什么都没穿,不是这个意思。以市场的术语来讲,它的意思是说,李易是个卖期权合约的交易商,但从来没有为他的交易进行避险。之所以用“裸”部位的字眼来形容,是因为每次李易作交易的时候,因为没有避险,如果行情出现大幅波动,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不管是涨是跌,他都必须承担这样的风险。这种不作避险的交易方式,有一天真的让他在市场上赔得精光,只剩下身上穿的衣服而已,这就是交易商生涯的本质吧。

  李易是香港来的投资人,在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拥有会员的席位(这是真人真事,但故事里用的是假名)。在1987年股市崩盘前的那几年,他已经是期权市场里的主力大户,并且在1987年10月14日(周三)之前,在银行户头里的现金就有1200万美元。不避险的裸部位期权卖出人,在这一行里算是投机性最强,但风险也最大的工作。

  李易在市场是以销售期权合约为主,这些合约的价格不是远高于标准一普尔1OO指数,就是远低于该指数(在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标准—普尔1OO被称为OEX(,也就是期权交易指数[则血3s毗比阳index]的意思)。他所卖的是标准—普尔一OO指数的“价外”卖权(put)及买权CALL)合约。他在卖出这些合约后,从买方那儿拿到的钱,在市场上叫做“权利金”,也就是期权的价格。买进合约的人,则等着看他们在市场下的赌注,能不能让他们赢钱。

  如果市场出现大涨或大跌,那么期权的买方就赚到钱,相对地,如果行情没有达到当初卖出的价位,那就是李易赚钱。期权如果在到期之前未能达到履约价格,就变得没有价值了,这样的话,李易就可以把当初收取的权利金稳稳地放到自己口袋里。期权的价格离标的市场的行情越远,那这些合约变成“价内” (inthemoney)的可能性就越小。因此,不说也知道,李易卖的合约都是非常的“价外”。同时,不说也知道,李易因为这样而赚了很多钱。

  像李易这样的专业交易商,多半是把合约卖给一般大众,不过,当他们这么做的时候,通常都会同时买进标的股票的对冲部位,以降低交易风险。举例来看,如果他们卖出一张标准—普尔一OO指数的买权,那等于是“在市场上放空”。在市场上把期权的买权合约卖给别人,等于是赌股份会下跌,因为他们卖出的是买进标的股票的权利,如果不幸股价上涨的话,那么买方赚钱,卖方则赔钱。

  为了要对这样的交易避险,卖出买权合约的人,也许会真的买进标的股价指数,来作为避险的工具。这么做的话,假如标准—普尔一OO指数上扬,那么买权合约的价值可能会下跌,但由于股价指数的价格上升了,因此就抵消了期权卖方的亏损。同样的道理,如果当初卖的是卖权合约,那么避险的策略就和上面的例子刚好相反。

  如果这些还不够复杂的话,那我们再看看李易这种“裸部位”的期权合约卖出人。李易在市场卖标淮—普尔一OO指数的卖权和买权合约,但从来不因为暴露在行情可能大幅波动的风险之下,而作任何避险的动作。他只卖期权,就这么简单,从来就不管这笔交易会承担什么鸟风险。

  只要行情能维持区间波动,或缓慢而稳定地上扬,那李易就能因为卖出期权而赚到钱。不过,假使盘势突然向上冲高或向下猛跌,那么他卖出去的合约对买方来讲,就变得很有价值了。意思就是说,由于买方这把赌对了,因此李易必须付钱给他,裸部位的期权卖出人几乎就像在赌场里头作庄的人一样,只要没有人在价差上猜对了,那就是一门相当不错的生意。

  李易在1986年和1987年这两年,大部分的时间都干得不错,赚了不少钱。股市在这段期间的涨势,都在预期之中,而且是稳定上扬。在1987年10月14日以前,他靠着期权所赚来的钱,以个体户交易商来讲,算是相当不可思议的,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短短的15天以后,这个人竟然就彻彻底底地在交易大厅消失了。

  在10月19日当天,道·琼斯工业指数重挫22%,其他的股份指数,像是标准—普尔一OO指数,也一样跌得很惨今今。这表示,当初李易卖出的卖权合约,原来以为很安全,但现在对买方突然变得非常有价值了。当然,对李易来讲,这也表示那些卖权合约变成了巨额的负债,由于盘势跌得实在太惨,因此李易原来的1200万美元获利不仅在一夜之间全赔光了,而且反倒还亏损了7500万美元。他这次全军覆没,没剩一兵一卒!

  假如李易是职业篮球赛赌盘的组头,那当时的情况,就像是某个老吃败仗的球队,在比赛终了哨音刚响的时候,突然有个菜鸟球员有如神助地长射进网,击败了原来大家都看好的对手。于是,每一个赌对了球赛结果的人,都可以从这个组头的手里拿到一大笔赌金,他几年来建立的事业,立刻化为幻影。

  李易的财富在不到3天之内,就突然掉了9000万美元,他整个垮了。事实上,他没有办法把钱付给当初向他买期权合约的人,他根本没有钱弥补那么巨额的亏损。因此,必须由他的清算公司来帮他偿付这笔钱,也就是为他的交易作担保的公司必须付这笔钱。

  后来故事是这么说的,第一投资顾问公司(FiItopt沁贴)被迫得帮李易把不够的钱全数付清。这家公司是大陆银行(勘ntinentdBank)的子公司,在1987年股市崩盘的那个星期,芝加哥到处谣传说,第一投顾因为在期权市场的亏损过大,已濒临破产的边缘,后来是因为母公司大陆银行伸出了援手,才免于遭到破产的命运。但讽刺的是,大陆银行自己在3年之前,也是靠着联邦政府及时伸出援手,才不至于宣告破产的。

  于是,就凭李易一个人,差一点就让这家银行破产。1987年10月的第三个礼拜,金融市场遭到了强劲的冷锋侵袭,而李易那种裸部位的卖法,使得整个集团暴露在这股寒流之中,不停地打哆嗦。

  从那时候开始,就再也没听过这个人的消息了。

 

  穷必变,变必通

 

  美国诗人桑德柏(CarlSandburg)曾经把芝加哥形容为“大人物的天下”。在芝加哥的期货交易所里,就有一大堆长期在这儿工作的人,天天挤在交易大厅里,为了更多更多的利润而彼此死命地推挤拉扯。不论是历史较久的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和商业期货交易所,或是位于拉塞尔街,成立时间较短的期权交易所,都可以看到这种代表着资本主义精神的原始本能。在交易大厅里,人人彼此对喊,比手画脚,不分男女,大家往前推,向后挤,个个都想在这个美国人的梦想里,争得自己的一片天空。有时候,交易所的景象会让人觉得不堪人目,因为每个人都挤在钱堆里打滚,贪求无厌地在狂热的气氛里买卖交易。

  在这些交易的地方,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就很能把实际的状况清楚地反映出来。交易所里有一个规模相当大的交易厅,里头大概可以容纳400名交易商,是专门买卖标准—普尔一OO指数期权的地方,大型的机构投资人可以在这里透过指数期权的买卖,来为他们的持股避险。标准—普尔一OO指数是一种包含了100档大型股票的指数,通常在机构股资人的投资组合里,都能找得到这些股票。由于标准—普尔一OO指数在市场上相当受到欢迎,这个交易厅也就显得特别忙碌。交易厅里的400位交易商每天在这里都接下了几千张、几万张的期权买卖单。

  在1987年以及之前的几年里,标淮—普尔一OO指数期权曾经被用来作为某些复杂的投资策略的重要工具,大型投资机构有时候会运用这种股票和期权的策略,来为他们在股市的投资避险。要不,就是会用这种操作手法,在强劲的多头行情里藉势投机,那时候,市场已经连续狂飙好几年了。

  不过,每个人都知道,那一次的大牛市行情后来是以崩盘来收场,但在悲剧性的结局发生之前,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曾经发生过一些很难想像得到的事。

  在股市崩盘前的那个礼拜,原来最多可容纳400人的交易厅,几乎每天都挤得满满的。事实上,由于市况像疯了一样,每个人都急着在场上杀进杀出,因此,有几天大概有1000个交易商想硬挤到里头去。不仅如此,这么多额外的交易商不仅硬想闻关,他们一旦进去了,就根本不想离开。毕竟,当时市场的情况过于混乱,赚钱的机会固然很大,但赔钱的风险也不小。因此,称职的交易商是绝对不会擅离职守的。

  同时,对交易商来讲,能找到一个很好的交易位置,也是最重要的事。负责撮合买卖的人都在交易厅的中央执行交易,于是交易商绝对有必要找到最好的位置,才能抓住他们的注意力。因此,几乎没有人会在中午吃饭的时候离场,甚至连上个厕所休息一下的人都很少,原因很简单,他们除了担心好不容易抢到的位置会不见以外,更担心行情突然出现变化的话,那他们连投资的钱都会不见。

  传说有这么一个交易商,那一年就因为自己身体方面的残缺,而在交易的时候占到了便宜。这个人长年一直在和结肠癌对抗,他虽然没被可怕的绝症打倒,但却没办法以传统的方式来排泄体内的废物。罹患结肠癌的病人,通常都会使用人工肛门来排便,这种专门用来收集排泄物的东西,平常就装在下腹部的位置。

  听说,这位交易商让这个小袋子的功用好好地发挥了一下。在1987年股市大幅波动的那个星期,市场疯狂的气氛达到顶点时,据说这个交易商连一次都没有因为要“方便”而踏出交易大厅一步。正因为他在交易厅的位置从没被人抢走过,因此工作效率也就高过了其他许多人。毕竟,人的耐力再大,偶尔还是得上个厕所方便一下。

  有个交易所的资深职员说,不久以后,其他的交易商也赶快打电话给医生,希望自己也能装一个这样的小袋子在身上,以便在行情突然出了状况,让人措手不及的时候,能够有个临时应变的措施。

 

  君子动口不动手

 

  在股市崩盘的那个礼拜五,股票市场和期权市场都失去了理性。当天行情出现巨幅的波动,道·琼斯工业股价指数收盘也重挫了103点。股价指数在那个星期已经跌了好几百点,一整个礼拜以来市场上的抑郁气氛,在这一天达到了顶点。

  刚好在星期五,也就是10月16日这天,有一位期权交易所的高级主管,正带着几位日本官员到交易所参观,其中包括了日本大藏省次官在内。当天市场的交易异常热络,但交易商似乎都能以平常心来执行手上的单子。在市场气氛如此疯狂之际,他们还能保持轻松自在的态度,颇让这几位远从日本来的客人感到印象深刻。

  收盘的时候,很多交易厅里的人已经被当天激烈的交投搞得精疲力竭,而在股价大幅挫低后,更担心自己是不是破产了,公司会不会被迫关门歇业(那个时候,他们并不知道下星期一的情况会更令人吓破胆)。

  但对这些带着日本客人来参观的交易所主管来说,一件不幸的事情正要发生。这事儿对交易所的形象简直是一场灾难。就在交易所敲钟收盘时,一整天下来几乎让人发疯的市况,终于连脑筋最清楚、经验最丰富的交易商也都遭了殃。在交易大厅上,有人因为几笔交易有争议而开始吵了起来,并且动手干上了。这些人相互拉扯推打,立刻吸引了日本客人们的注意,他们好奇地看着这一幕拳打脚踢的场面,然后询问场子里发生的骚动是怎么回事。

  这位主管很高明地提了一个日本官员们能够理解的说词。

  他说:“这是我们收盘的一种仪式”。说完,就把他们带到别的地方去了。

  日本官员听了之后,点点头,笑了笑,对交易场子里这种具有仪式作用的演出表示了赞同。

 

  我的故事

 

  1987年10月的时候,我到芝加哥旅行去了。平常报道财经新闻的工作忙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刚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休息一下。我有个认识多年的好朋友,在医学院念书,那时候正在芝加哥的西北大学接受训练。老朋友了嘛,他问我想不想和他一起到芝加哥的街头逛逛,保证每个人都能从瑞旭街(RushSt肥t)到密西根大道(MichiganAvenue)这一带找到自己喜欢的乐子。

  这么好的建议谁拒绝得了。我打算去看看芝加哥的景观,听听这个全美第二大城最有名的爵士乐,参观一下让人叹为观止的艺术研究院:ArtImtitute),然后再到吉奥达诺餐厅(G沁出Lmlo),吃吃分量像巨无霸那么大的菠菜比萨。这样的旅程安排真的很棒,我诚心诚意地向各位推荐。

  当然,我对衍生金融商品这玩意儿也感到非常好奇。这种投资工具在当时越来越受到投资人的欢迎。吊诡的是,股票期权和股价指数期货的大本营,都设在芝加哥这个地方。它们交易的地点,就在梅勒德做主席的商业期货交易所,或是阙珀文(BhkeChapman)所主持的期权交易所。在我开始计划这趟行程的时候,就打算给自己留点时间,到这个衍生金融世界的圣地来朝拜一下。这几个交易所的位置,就在拉萨尔街和威克衔(Whacker)的转角处。

  很吊诡地,就在我原来计划要到芝加哥的那个星期左右,期权交易所刚好规划了一个交易训练的课程。于是,我很快更改了行程,把出发的时间移到1987年10月17日。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这次的休假计划,竟然会变成整个职业生涯中最有价值的经验。

  出发到芝加哥之前的那个礼拜,金融市场的走势出现大震荡,波涛汹涌。电脑程式交易和投资组合保险的投资手法,使得股市顿时天旋地转,摸不透方向。这种操作手法大量运用和选择权和期货有关的投资策略,十分复杂,而我在短短几天以后,就会站在第一线上,实地了解这些东西所带来的影响。我离开洛杉矾前往美国诗人桑德柏描写的神秘之都时,刚好是10月的第三个礼拜。

  大概是命中注定吧,接下来的那个星期一,刚好是所谓的黑色星期一,也就是股市大崩盘的日子。不用说,我原来打算要参加的选择期权训练课程,被取消了,原来有25个磐伟博公司派来参加课程的经纪商,也立即被调回办公室去应付慌了手脚的客户。

  至于我自己,则在事先没有计划的情况下,为则FNN财经电视新闻网作了第一回合的立即实况报道。后来也接着作了很多次现场报道。而地点,就在全国交易最慌乱,受到冲击最大的交易所现场。当天我对股市崩盘所作的实况报道,总共不下7次。对我来讲,这可真是收获最多的一次“休假”了。后来,我整个礼拜都留在那儿工作,并且经常从选择权交易所的大厅作现场报道,向满头雾水的观众们解释这种稀奇古怪的衍生性金融商品,到底在这个令人难忘的星期里,对金融市场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不过,回想当时,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倒是和那个礼拜实际发生的乱象和惨状没什么关联。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为什么那么长的时间以后,市场才开始有人以幽默的态度来面对这桩悲剧。

  我这么说,并不是故意要以冷酷的态度,来看待这件让某些交易商的生活毁于一旦的惨事。只不过很多人都知道,这些头脑反应很快,凭着直觉和经验来做事的人,通常在发生悲剧事件的时候,都会表现出一种辛辣的、嘲讽式的幽默感。但这次不同,一直看不到这种现象。

  记得在挑战者号太空棱爆炸事件发生之后不久,从纽约到芝加哥的交易室里,到处都可以听到有关这个悲剧的笑话。同样地,不久前在圣地亚哥(SBnmqo)发生夺走20条人命的麦当劳血腥惨案后,也是如此。但这次则不同,在股市崩盘后好几个小时,甚至好几天之后,还是听不到有人用好玩的态度来谈这件事。

  后来,在10月22日星期四那天,终于有个交易商向我走过来,说了几个和崩盘有关的笑话给我听。这个人叫做布雷边(T、ombady),当时是麦金隆公司(TLDnlponMcK5Mon)的交易部门主管,我们后来成了朋友。那天,他到交易所的记者室来,把我叫到旁边,说了几个逗人发笑的市场趣事给我听。这些笑话现在很多人都听过了。

  他问道:“你现在看到雅痞型的经纪商,该怎么称呼他?”

  答案是:“侍者”。

  “如果有个经纪商爬到树上去了,你怎么把他弄下来?”

  答案是:“把绳子切断。”

  “雅痞型的经纪商和鸽子有什么不同?”

  答案是:“鸽子还能在剧BMW汽车上下蛋,但经纪商却无法为BNW预付定金。”(译注:这是一语双关,都是瑚MAKE a deposit。)

  在他说完这些以后,我问了他一个问题。

  “嘿,小白,为什么花了4天的时间才听到你说这些笑话?记得当时太空棱爆炸的时候,还没过几秒钟,笑话就已经从交易室飞出去了。那时候,人是当场就死了,而你们只是赔钱而已!”

  小白的回答很简单:“说得好!”

 9/11   首页 上一页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均线战法研究

下一篇:选股绝招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Powered by Gupiao8.com © 2014 粤ICP备050367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