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股申购 > 正文

地尔汉宇23日网上申购 拟发3400万股

   地尔汉宇(300403)10月16日发布招股意向书,公司本次拟公开发行不超过340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1.34亿股,拟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由中金公司保荐,网上申购日为2014年10月23日。

 

  本次采用网下向投资者询价配售与网上按市值申购向投资者定价发行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发行股份均为新股,不进行老股转让。其中网下初始发行数量2040万股,占本次发行数量的60%;网上初始发行数量为1360万股,占本次发行总量的40%。

 

  此次发行询价推介的日期为2014年10月17日和20日,10月22日刊登定价公告,网上申购及缴款日为10月23日。

 

  江门市地尔汉宇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高效节能家用电器排水泵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此次募集资金净额将投向家用电器排水泵扩产及技术升级项目、洗碗机用洗涤循环泵项目、洗碗机底部总成项目、新型家庭水务节水系统项目以及其他与主营业务相关的营运资金项目,合计投入募集资金6亿元。

 

地尔汉宇存补税风险和不符高新条件

 

  江门市地尔汉宇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地尔汉宇)的预披露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拟发行3400万股于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保荐人为中金公司。地尔汉宇主营业务为家用电器排水泵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包括家用电器排水泵和少量气泡泵、进水阀、水洗机、迷你洗衣机等。

 

  记者翻阅其招股书发现,其存在业绩主要靠政府优惠和补贴、与高新技术资格标准存差距却获得“高新”资格等问题,而2010年及之前还存在借套期保值之名行炒作铜期货的情况,并持续出现亏损,令人对公司的管理和内部控制难免有所担忧。

 

  政府优惠与补贴占净利比偏高

 

  在拟上市中小企业中,依赖政府扶持的情况比较常见,但企业不能像长不大的小孩,一直依赖政府的资助。遗憾的是,招股书显示,地尔汉宇在政府多年支持下仍未能独立,2011年净利润中来自政府的补贴等仍占到近四成。

 

  2008年12月,地尔汉宇被广东省有关部门批准为国家重点扶持的高新技术企业,取得了《高新技术企业证书》,公司2008年度、2009年度以及2010年度适用15%的所得税优惠税率。地尔汉宇于2011年8月23日通过了高新技术企业资格复审,继续享受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期限为2011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因此,地尔汉宇2011年、2010年、2009年合并的所得税税收优惠金额分别为888.42万元、589.52万元、94.26万元。

 

  与此同时,地尔汉宇的出口家用电器排水泵产品享受免、抵、退的增值税税收优惠政策,2011年、2010年及2009年的应收出口退税额分别为2086.11万元、1249.39万元和528.03万元。

 

  招股书同时披露,2011年度、2010年度和2009年度,地尔汉宇收到的政府补贴金额分别为150.42万元、30.15万元和64.99万元。

 

  2011年、2010年、2009年公司获得的上述三项优惠与补贴合计分别达3124.95万元、1869.06万元和687.28万元,而同期地尔汉宇的净利润为8023.81万元、4538.58万元和815.59万元,即上述三项分别占净利润的比例为38.95%、41.18%、84.27%。

 

  另外,2009年至2011年地尔汉宇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1.49亿元、3.55亿元、4.23亿元,对应利润却爆发性增长,从800多万元增加到8000多万元。公司收入、利润连年翻番,然而地尔汉宇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分别为836.05万元、2928.58万元和1832.13万元,2011年的经营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大幅下滑近40%,显示收入的“质量”不高。

 

  研发投入不足不符高新条件

 

  地尔汉宇的所得税优惠是建立在“高新技术企业”的资格上,然而,对照《高新技术企业资格认定管理办法》,新快报记者发现地尔汉宇有多处不符认定条件。

 

  《高新技术企业资格认定管理办法》第三章第十条(三)要求:“具有大学专科以上学历的科技人员占企业当年职工总数的30%以上,其中研发人员占企业当年职工总数的10%以上。”

 

  而招股书披露,截至2011年12月31日,地尔汉宇在职员工人数为895人,其中硕士及以上学历4人,本科以上学历62人,专科学历154人,大学专科及以上学历的人员合计220人,占所有员工的24.58%,远低于高新技术企业要求的30%。

 

  《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还规定,“复审时应重点审查第十条(四)款”,即对近三个会计年度的研究开发费用总额占销售收入总额比例的要求。办法规定,最近一年销售收入在20000万元以上的企业,研发费用占销售收入的比例不低于3%。地尔汉宇于2011年8月23日通过了高新技术企业资格复审,按规定2010年其研发费用占销售收入的比例应不低于3%。

 

  尽管地尔汉宇的招股书也显示称:“公司非常重视研究开发的资金投入,2011年度、2010年度和2009年度用于研发相关的资金投入分别为1284.58万元、1093.15万元和865.38万元,分别占相应年份总收入的3.04%、3.07%和5.81%。”

 

  但公司“管理费用”下的“研发费用支出”项所列的2011年度、2010年度、2009年度的发生额却分别是1284.58万元、756.57万元和151.75万元。2011年度的完全相符,但2010年度、2009年度的相差甚达。按此计算,2010年地尔汉宇实际的研发费用占销售收入比例仅为2.13%,2009年的更只占到1%左右,均远低于所要求的3%。

 

  因此,有分析人士认为,不排除地尔汉宇存在骗取高新技术企业资质、进而偷逃企业所得税款的行为。

 

  而这样做可能令公司未来存在被追缴税收优惠的风险。此前贝因美(002570)就曾出现被追缴税款的情况。去年9月贝因美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税务局的通知,由于不符高新技术企业资格条件,需补缴2008年、2009年税款5892.7万元。该事项将减少公司净资产及资金5892.7万元,影响2008、2009年度净利润分别为1082.2万元、4810.5万元。而此时公司刚上市半年左右,投资者被迫承担损失。

 

  有贝因美的前车之鉴,分析人士认为,投资者不可不防地尔汉宇在这方面的风险。

 

  股东背景

 

  九鼎系高价入股地尔汉宇净利神奇倍增

 

  据地尔汉宇的招股书,公司股东为石华山、江门市江海区神韵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苏州周原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苏州金泽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马春寿、郭林生。其中,周原九鼎和金泽投资均属于“九鼎系”。九鼎系是近年来PE界的一批黑马,坊间传其风格彪悍。

 

  地尔汉宇还披露,公司董事王伟在周原九鼎、金泽投资间接投资人昆吾九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担任投资总监、副总裁;公司监事何富昌在昆吾九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担任投资副总监。足见地尔汉宇与“九鼎系”的关系。

 

  从进入时间看,2010年12月28日,周原九鼎、金泽投资、马春寿、郭林生与石华山、神韵投资签订《增资协议书》,周原九鼎、金泽投资、马春寿与郭林生认缴投入到汉宇有限的现金总额为1.038亿元,其中105.46万元用于认缴新增注册资本,其余款项合计1.027亿元计入资本公积。

 

  相比地尔汉宇实际控制人石华山及其掌控的企业神韵投资分别在2010年12月17日、2010年12月28日以488万元和378.11万元取得汉宇共计82.7%股份,“九鼎系”的投资价格高出了10多倍。

 

  与此同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地尔汉宇披露的最近三年经营数据显示,公司2009年净利润还只有815.59万元;但到“九鼎系”投资时,公司2010年实现的净利润便一跃至4538.58万元,是2009年的近6倍;2011年,地尔汉宇实现的净利润再度大幅上升到8023.81万元。让人不得不佩服“九鼎系”的眼力。

 

  在地尔汉宇演变的过程中,汉宇有限主要投资人华健厂的挂靠企业身份长时间得不到明确,直到2010年9月才转为私营企业。而汉宇有限在获得“九鼎系”投资后,有过三次收购:2011年6月至12月,先后收购了由公司实际控制人石华山等18名高管、员工设立的地尔股份;石华山弟弟石泰山夫妇的公司硕泰电器;石华山妻子梁颖光的兄弟的公司中磁机电。

 

  此外,石华山持有神韵投资24.7%的财产份额;梁颖光持有神韵投资5.25%的财产份额,32名公司管理人员与梁颖光的母亲郭丽华和石泰山持有神韵投资其他份额。本次发行后,石华山夫妇将合并持有地尔汉宇50.9083%的股份。

 

  相关链接

 

  曾炒铜期货合计亏损过千万

 

  地尔汉宇进行金属期货投资的起始时间为2007年1月,地尔汉宇称,投资金属期货的原因是由于公司生产经营涉及铜、铝、钢等金属原材料,公司为了控制因金属价格波动给经营成本和利润带来的风险,采取投资金属期货的方式进行避险。

 

  如果地尔汉宇进行铜期货交易的目的是为了套期保值,以对冲铜采购价格上涨所带来经营成本增加,那么公司每年进行的铜期货交易金额应当大致等于其年度铜材所需金额。然而,招股书显示,其2010年铜期货的交易金额是77018.51万元,同期公司的铜漆包线材料采购成本金额为5850.27万元,期货交易金额是持有的现货的13.16倍,2009年地尔汉宇铜期货的交易金额为27684.9万元,是现货价值2377.31万元的12倍。

 

  显然,公司持有的期货金额数量与实际持有的现货不等,不是单纯的套期保值,而是期望从期货市场中投机获利。但是铜期货交易金额超过实际持有的头寸,放大期货交易的风险,使其承担了远超过生产经营所需范围的价格波动风险。地尔汉宇公司进行铜期货投资的损益也能说明了风险的确存在,2007-2010年,地尔汉宇公司投资铜期货分别亏损527.30万元、242.15万元、60.76万元、332.61万元,四年来合计亏损1162.82万元。为此,于2010年末,地尔汉宇注销了期货交易账户,停止期货交易。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Powered by Gupiao8.com © 2014 粤ICP备05036799号